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在線投稿 - Q群交流 - 微博關注 您好,歡迎您!
當前位置:首頁 > 名作欣賞 > 正文

吉安讀水

時間:2016-07-07 07:12 來源:王劍冰博客 作者:王劍冰 閱讀:

    江西的南部,有一條美麗的水叫章水,有一條精致的水叫貢水,兩條水流合二為一形成了更加美麗精致的水叫贛江。宏闊的贛江一路北去,串起了一個個明珠,其中一個閃著耀眼的紅、迷人的綠的明珠就是吉安。吉安是水帶來的城市,古人依水而居,富足的水才會有富足的都市。秀麗而富足的吉安,一千年前就使大文豪蘇軾不得不發出“此地風光半蘇州”的慨嘆。

    我以前沒有到過吉安,不知道吉安有什么好。吉安的朋友朱黎生說,這里有以萬瀑爭妍的白水仙,以高山草甸為一絕的武功山,以道家文化名世的玉笥山,以佛教發祥地傳揚的青原山,更有“天下第一山”井岡山,這里還有廬陵文化啊。黎生還說,吉安是一個自然風光和人文景觀融為一體的城市,是一個紅色的搖籃、綠色的寶庫、文化的家園。我一下子就恍然了,只差了一聲呼,原來都屬吉安啊。我念著“吉安”的名字,覺得這名字實在是好。當我走進吉安,一步步深入,直讓吉安給感染得思緒飛揚,情感迷戀。

    我去井岡山,紅色的精神襯托以綠色的資源。云濤霧海,朝霞晚艷。狹路迂回,翠竹障眼。黃洋界驚心,五指峰動魄。英雄碑高聳,紀念館震撼。十送紅軍的歌聲催淚,五井后代的純秀開顏。山間一條白練天降,降到下面就變成一個舞著的女子,這就是仙女瀑。井岡山,既讓人感懷凌云壯志,更叫人神迷旖旎勝景。

    我去尋訪一個人,“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氣概映照了多少年。車子越過贛江一路東去,遠遠看到一座古樸小村掩映于綠色,而我必須跨越的首先是一道水,富水。守著這樣的一道水,文天祥得以橫空出世。

    保留完好的古村落渼陂也是依傍著富水。毛澤東曾在這里住過,住的地方有一副對聯:“萬里風云三尺劍,一庭花草半床書”,這副對聯影響了他一生的生活。毛澤東在渼陂組織紅軍赤衛隊攻城,揮灑出“十萬工農下吉安”的豪情。

    我去訪唐宋八大家之首歐陽修,紀念館旁流著一條闊水是恩江,到他的祖地,門前流的是沙溪。“中興四大家”之一的楊萬里家鄉也有一條水叫吉水,主持撰修《永樂大典》的解縉門前涌的也是吉水。

    這些水統統匯入了贛江。“落木千山天遠大,澄江一道月分明”,是黃庭堅在江邊泰和快閣上留下的名句。

    贛江給了兩岸太多的潤澤,流過吉安時,又留下一個沙洲,洲上長了樹,樹上聚了白鷺,就叫了白鷺洲。有人依此建起了書院,成就了一代代國家棟梁。文天祥、劉辰翁、鄧光薦就是從這里走出。周敦頤、程頤、朱熹等大師的講學依然回蕩有聲。在白鷺洲上走,茂林修竹,曲徑通幽。登上風月樓,青原撲面,風帆入懷。仍有學校在洲上,是江西省重點中學。學子們守著一洲白鷺,讀書又讀水,多么好的安排。我俯視過吉安的地形圖,發現贛江與富水勾勒出的,就是一只振羽而飛的白鷺。

    曾看到一條消息,1976年,在鄰國海底打撈出一艘元代沉船,船上有中國瓷器近兩萬件,不僅有景德鎮的產品,還有吉州窯的產品。原來吉州窯就在吉安。永和鎮瀕臨贛江,有水又有瓷土,加之便利的水運,吉州窯得以興盛,在宋代已是“民物繁庶,舟車輻輳”的瓷城,現今世界許多博物館都藏有吉州窯的精品。踏上吉州窯址,遺跡竟有24處之多,尚能感受到曾經的火熱場景。

    這是一塊神奇的土地。吉安古為廬陵郡地,素來享有“文章節義之邦”的盛譽。諸多資料告訴我,唐宋以降,吉安科舉進士近3000名,曾出現過“一門三進士,隔河兩宰相,五里三狀元,十里九布政”的人文盛況。這在中原是沒有的。又有考證,毛澤東、劉少奇、鄧小平的祖上是在吉安,還有習仲勛、康克清、賀子珍、曾山也是吉安人。吉安誕生了幾百位共和國將軍。十大元帥中,有五個是從這里走出去的。

    看著滔滔的贛江,我突然想起,在中國,眾多的水是向東流的,而贛江的流向是北,向北流的還有湘江。毛澤東的“湘江北去”一嘆千秋。許多的風云人物、風云事件生活與發生在兩江周圍。這兩條并行北去的大江,可有著某種喻示?

    贛江岸邊,粗壯的榕樹蓬勃成壯觀的風景。黎生告訴我,自古這里就有“榕不過吉”之說。我還看到,榕樹再上邊的堤岸,是垂絲絳絳的柳樹,一個剛毅粗壯,一個阿娜柔曼。榕容同音,柳留諧義。那么,容與留就是吉安的特點了。它融合了一個深遠厚重的廬陵文化,那么多的名人成長于此;它接納了第一支紅色隊伍,讓一星之火從這里燃遍全國。今天我依然看到它新起的一個個工業園,一個個旅游區,看到到處都寫著的“歡迎”的標語。吉安人招商時這樣說:“吉安在江西的中部,交通便利,吉安人以忠為本,誠實信用。吉安愿和衷共濟,共謀發展。凡有朋來,吉安都會盛情以大盅款待。”中、忠、衷、盅,表明了吉安的胸懷。

    我在贛江邊徜徉,現代化的建筑裝點在贛江兩岸,漂亮的拱橋雄架于贛江之上,陽光灑了一江的光線。一只白鷺翩然而起,在水上盤旋了一圈,直直飛向了高遠的天空。我感到我太喜愛這條江,生活在這條江的人是有福的。許多的人在江邊說笑著,玩耍著,或者就那么坐著、站著,顯現出安逸與自在,他們的表情充滿水的光澤。我知道那叫滿足。我又想到吉安的名字,那就是吉祥安和、吉泰民安啊!

    此文發于2009年2月21日《人民日報》,后被《江西日報》、《井岡山報》、《吉安晚報》轉載,吉安市委發文件學習,吉安教育局列入當地教材,現全文已刻碑在吉安白鷺洲。筆者前時兩次被邀至吉安,走訪了其14個市縣,并在井岡山大學和白鷺洲中學演講。

上一篇:絕版的周莊
下一篇:黃山秋行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表情:
用戶名: 驗證碼:點擊我更換圖片
秒速时时彩是官方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