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在線投稿 - Q群交流 - 微博關注 您好,歡迎您!
當前位置:首頁 > 名作欣賞 > 正文

絕版的周莊

時間:2014-07-20 19:19 來源:王劍冰博客 作者:王劍冰 閱讀:

    你可以說不算太美,你是以自然樸實動人的。粗布的灰色上衣,白色的裙裾,綴以些許紅色白色的小花及綠色的柳枝。清凌的流水柔成你的肌膚,雙橋的鑰匙恰到好處地掛在腰間,最緊要的還在于眼睛的窗子,仲春時節半開半閉,掩不住招人的嫵媚。仍是明代的晨陽吧,斜斜地照在你的肩頭,將你半晦半明地寫意出來。

    我真的不知道,你在那里等我,等我好久好久。我今天才來,我來晚了,以致使你這樣滄桑。而你依然很美,周身透著迷人的韻致。真的,你還是那樣純秀、古典。只是不再含羞,大方地看著每一位來人。周莊,我呼喚著你的名字,呼喚好久了,卻不知你在這里。周莊,我叫著你的名字,你比我想象的還要動人。我真想攬你入懷。只是撲向你的人太多太多,你有些猝不及防,你本來已習慣的清靜與孤寂被打破了。我看得出來,你已經有些厭倦與無奈。周莊,我來晚了。

    有人說,周莊是以蘇州的毀滅為代價的。眼前即刻閃現出古蘇州的模樣。是的,蘇州脫掉了羅衫長褂,蘇州現代得多了。盡管手里還拿著絲繡的團扇,已遠不是躲在深閨的舊模樣。這樣,周莊這位江南的古典秀女便名播四海了。然而,霓虹閃爍的舞廳和酒樓正在周莊四周崛起,周莊的操守能持久嗎?

    參加“富貴茶莊”奠基儀式。頗負盛名的富貴企業和頗負盛名的周莊聯姻。而周莊的代表人物沈萬三也名富,真是巧合。代表富貴茶莊講話的,是一位長發飄逸的女郎,周莊的首席則是位短發女子,又是巧合。富貴、茶、周莊、女子,幾個字詞在春雨中格外亮麗。回頭望去,白蜆湖正閃著粼粼波光。

    想起了臺灣作家三毛,三毛愛浪游,三毛的足跡遍布全世界,三毛的長發沾得什么風都有。三毛一來到周莊就哭了,三毛摟著周莊像摟著久別的祖母。三毛心里其實很孤獨。三毛沒日沒夜地跟周莊嘮叨,吃著周莊做的小吃。三毛說,我還會來的,我一定會來的。三毛是哭著離去的,三毛離去時最后親了親黃黃的油菜花,那是周莊遞給她的黃手帕。周莊的遺憾在于沒讓三毛久久留下,三毛一離開周莊便陷入了更大的孤獨,終于把自己交給了一雙襪子。三毛臨死時還念叨了一聲周莊,周莊知道,周莊總這么說。

    入夜,乘一只小船,讓槳輕輕劃撥。時間剛過九點,周莊就早早睡了,是從沒有電的明清時代養成的習慣?沒有喧鬧的聲音,沒有電視的聲音,沒有狗吠的聲音。

    周莊睡在水上。水便是周莊的床。床很柔軟,有時輕微地晃蕩兩下,那是周莊變換了一下姿勢。周莊睡得很沉實。一只只船兒,是周莊擺放的鞋子。鞋子多半舊了,沾滿了歲月的征塵。我為周莊守夜,守夜的還有橋頭一株燦然的櫻花。這花原本不是周莊的,如同我。我知道,打著鼾息的周莊,民族味兒很濃。

    忽就聞到了一股股沁心潤肺的芳香。幽幽長長的經過斜風細雨的過濾,純凈而濕潤。這是油菜花。早上來時,一片一片的黃花濃濃地包裹了古老的周莊。遠遠望去,色彩的反差那般強烈。現在這種香氣正氤氳著周莊的夢境,那夢必也是有顏色的。

    坐在橋上,我就這么定定地看著周莊,從一塊石板、一株小樹、一只燈籠,到一幢老屋、一道流水。這么看著的時候,就慢慢沉入進去,感到時間的走動。感到水巷深處,哪家屋門開啟,走出一位蒼髯老者或纖秀女子,那是沈萬三還是迷樓的阿金姑娘?周莊的夜,太容易讓人生出幻覺。

上一篇:天河
下一篇:吉安讀水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表情:
用戶名: 驗證碼:點擊我更換圖片
秒速时时彩是官方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