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在線投稿 - Q群交流 - 微博關注 您好,歡迎您!
當前位置:首頁 > 觀點/評論 > 文學評論 > 正文

感同身受的讀書旅行-胡祖義旅行散文集《醉眼看世界》讀后

時間:2019-07-05 22:29 來源:本站原創 作者:胡佑祥 閱讀:
 
  我是一個對旅游沒多大興趣的人。正是這個原因,讓我在職時幾乎沒有找機會或利用工作之便游山玩水和游歷名勝古跡。祖國的大好河山,我到過的地方很有限,至今,內蒙古、新疆、西藏、青海、甘肅、寧夏、陜西、山西、海南……東三省,甚至云南、貴州也不曾去過。
  
  最近,有幸捧讀了胡祖義老師的旅游散文集《醉眼看世界》,讓我無意中差不多將祖國東西南北中的著名山水和名勝古跡感同身受地“游”了個遍。恰如著名主持人白巖松最近一句公益廣告詞所說的:“讀書,就是說走就走的旅行”。讀《醉眼看世界》,還的確是一次真正意義上的說走就走的旅行喲,而作家胡祖義就是一名步履矯健、滿腹經論、口若懸河的“高級導游”!感謝這位“高級導游”的引領,使我這個不喜歡旅游的讀者在不經意間獲得了一次說走就走的旅行快感,就像一位懼怕打針的孩童被護士阿姨轉移注意力,接受了一次不僅毫無痛感,還覺得好玩的有效注射一樣!有道是“開卷有益”,讀完這部書,我不只是“開卷有益”,更多的是獲益匪淺。
  
  首先是知識的獲得。旅游散文集《醉眼看世界》,幾乎篇篇都有涉及上下五千年的中國文化、地理知識、自然風光、人文景觀、民俗風情、傳統習俗等知識性信息。如首篇《大美青海湖》,開卷沒讀幾句,讀者便從中獲得了這樣的一條知識:“青海湖,中國最大的內陸湖,水域遼闊,環湖一圈長達360公里”。
  
  在《澤被千年的坎兒井》中,作者告訴我:“坎兒井就是‘井穴’的意思,早在兩千多年前,《史記》中便有坎兒井的記載,它是荒漠地區一種特殊的灌溉系統……清朝末年,禁煙大臣林則徐被流放到新疆之后,大力開拓坎兒井,至今還有人把那里的坎兒井稱為‘林公井’。無獨有偶,同樣是清末重臣的左宗棠,在平定阿古柏叛亂后,在新疆開鑿坎兒井。這兩位清末大臣,既是國家的功臣,也是當地人民的福臣,他們開鑿和疏浚的坎兒井,至今還讓后人受益……難怪人們把坎兒井跟萬里長城和大運河并稱為中國古代三大人工工程呢!”
  
  再請看作者關于敦煌莫高窟的一段描述:“遙想當年,那個叫樂尊的和尚云游到三危山下,忽見對面鳴沙山上金光萬道,金光中顯現出千座佛像,樂尊心有所悟,便在崖壁上鑿下第一個石窟。從此,無論是絲綢之路上的商人,還是居住在附近的百姓,為了祈求事業順利、生意發達,紛紛在這兒許愿,開鑿石窟,千姿百態的神靈就在這片崖壁上按下云頭,紛紛落座。不曾想,這種盛事居然延續了上十個朝代,形成目前規模宏大的洞窟群落!”
  
  再看作者對澳門大三巴的一段議論:“巍峨壯觀的大三巴牌坊既見證了中國的屈辱史,也見證了歐洲文藝復興時期建筑與東方傳統建筑風格的融合……大三巴牌坊還是西方文明進入中國歷史的見證。當年,著名傳教士利瑪竇在這里把世界地圖改繪成《萬國圖》加上中文標志,送給中國地方政府,中國從此了解了世界版圖。后來,大三巴附近建起了圣加扎西醫院,從此,西醫、西藥在這里開始流入中國。葡萄牙醫生戈梅斯還在這里將‘種牛痘’的方法引入中國……”
  
  《醉眼看世界》中,這類知識性敘述比比皆是,不勝枚舉。
  
  讀《醉眼看世界》主要還是感同身受作者的“旅行”。請看這一段描寫:“我是從鳴沙山跋涉而來的。從鳴沙山頂到月牙泉,必須下到一座山坳,在山谷中行進許久,再爬上一座陡峭的沙山,才能站到月牙泉背后,因為心里惦記著月牙泉,我們在鳴沙山山谷中的跋涉速度很驚人。鳴沙山到月牙泉之間的山谷是狹長的,山谷中沒有風,太陽照在谷底暖融融的,讓人有一種‘此間樂,不思蜀’的快慰。然而,只要翻過月牙泉背后的山頭,彼處更樂,我還怎么會留戀鳴沙山中的山谷呢?翻越月牙泉背后的那座沙山時,我四肢并用,一鼓作氣攀登上去……”讀到這段文字,你不感同身受才怪!
  
  這本游記處處都是這樣感同身受的描述。請看作者在游歷三亞灣時一段海浪描寫吧:
  
  “夜里,當海風把街上的小葉桉吹得嗚嗚直叫時,當猛烈的海風越過樹梢,鉆過陽臺玻璃的縫隙發出凄厲尖叫的時候,這會兒,要是去海邊,見到的大海就完全變成了另一副模樣。
  
  首先,海浪在遠處的天邊跟烏云和藍天搏斗了一陣,把烏云和藍天打敗了,藍天哭喪著臉,烏云板著面孔。藍天和烏云的放縱助長了海浪的氣勢,便洶涌地、肆無忌憚地朝海灣奔來,它們猛烈地搖撼著伸向海里的棧道,把鋼鐵結構的棧道搖撼得嘎吱嘎吱響。它們奈何不了鋼鐵的架子,就慫恿狂風去掀棧道涼亭的屋頂,無奈,屋頂也是用鋼鐵焊上去的,許多鉚釘聯合起來,挫敗了狂風的陰謀。于是,狂風挾裹著海浪,向海岸沖去,掀起幾米高的浪頭,把海浪惡狠狠地摔到石岸上,在傾斜的石岸拍起沖天的浪花。先撞上去的浪花還沒有落下來,后面的浪花又緊接著追上去,讓人立刻想起排炮在敵人陣地上炸開的煙塵,又讓人聯想到戰機對地面的腑沖掃射,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當海浪猛烈撞擊石岸的時候,站在離海岸十幾米的地方,還能感受到海浪的威力,地在顫動,空氣也在振動。浪花沖向空中,不一會兒落到岸邊,岸上立刻積起一片海水。海風派了他的嘍啰,把一些咸腥的飛沫送過來,一不小心,就會吸進去一些咸腥的水霧……隔一會兒,刮來一陣大風,跟過來一陣巨浪,巨浪后面還跟著一串巨浪。前一波巨浪打到石岸上,兵敗后撤退,跟第二波巨浪相撞,兩波巨浪誰也不服誰似的,像兩排打紅了眼的雄獅,它們互相猛撲,立起前腿,豎起滿頭暴怒的毛發,怒吼著,咆哮著,掀起一米多高的排浪。但是,朝回撲的浪頭終究敵不過向前撲去的巨浪,前浪終于被打敗,壓低,粉碎在洶涌的后面的浪花里。
  
  這就是三亞灣的海浪,它們從南海的深處出發,(一路)興風作浪,一浪趕一浪,狂奔到三亞灣,給不遠萬里慕名而來的游人留下撼人心魄的印象。就算你對任何(識見)都無動于衷,也絕不可能對三亞灣的海浪視而不見。為什么呢?一是因為三亞灣太美了;再則,南海在三亞灣外形成一個喇叭口,當海上只有一絲絲風時,三亞灣里也會弄出不小的動靜,美麗的景色加上波浪的壯闊,自然給人強烈的震撼。”
  
  真佩服作者的觀察入微,描述的耐心細致!相信這段文字表述讓人感同身受到極點了。作者對珠海情侶路的描寫更是情有獨鐘之筆,感覺是作者的一段傾情特寫——整整三個頁面,足有2100多字!限于篇幅,不在此抄錄。
  
  時不時都有典故或某首古詩詞或歌詞呈現,是這部游記散文集的又一突出特點。你會感覺作者學識了得,是一位飽學之士。隨手拈來就是:“年輕時讀唐詩,讀到岑參的‘北風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飛雪’,多少有些不解,我們都知道,草是綠色的,可是,西北的草怎么是白色的呢?今天,在西寧開往烏魯木齊的火車上,我終于看到一眼望不到邊際的戈壁上的茫茫白草……” “我忽然記起宋代文學家王安石在《游褒禪山記》中的一段名言:‘夫夷以近,則游者眾;險以遠,則至者少。而世之奇偉、瑰怪、非常之觀,常在于險遠,而人之所罕至也。’”
  
  在《九曲黃河沙坡頭》這篇文章中,作者寫道:“王維因為在沙坡頭寫下《使至塞上》而聞名于詩壇,他的著名詩句‘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就出于此。”給讀者留下深刻印象。書中引經據典的地方甚多,無疑是給這本書增加了知識信息量和可讀性。
  
  在我看來,《醉眼看世界》里所呈現的關于旅游的知識信息幾乎是全方位的。如:為什么要去那個地方旅游、是怎樣的一種旅游、在那個景點耳聞目睹了什么、有什么典故、收獲是什么、有什么感想等等。例如作者去杭州游西湖在其游記開頭就有這樣一段文字:“上大學時,有幸讀到明代散文家張岱的《湖心亭看雪》當我讀到大雪中的杭州西湖‘湖上影子,惟長堤一痕、湖心亭一點、與余舟一芥,舟中人兩三粒而已’時,不禁拍案叫絕:張岱真乃丹青妙手,把大雪后的西湖畫絕了!看,長堤只留下一些痕跡,從遠處看去,湖心亭就那么一點點,而舟中的賞雪人,像兩三粒米粒兒!不是大手筆,怎能畫得如此傳神!于是,我日思夜想著前往杭州,要去看看眾多畫家詩人筆下的西湖。”從這段文字中,讀者不難看出,作者的旅游是有動機有向往有準備而去的。不僅是西湖,凡書中作者到過的景點在去之前作者都是有動機有向往有準備的。
  
  本人讀書有一個特點,就是讀某本書時總會暗暗地與該作品作寫作水平與技巧的比較:若是我,會怎樣寫這個題材,能不能寫出這種效果?這樣的比較,八成都會讓我汗顏,即:水平與技巧都不如人,有的簡直就是只有佩服仰慕的份兒!讀《醉眼看世界》時,同樣也是帶著這種比較觀讀的,結果當然是,我只有佩服的份兒,即:我既游不來,更是寫不來!在這本游記中,作者既有據實的記敘,又有有感而發的議論,有時更是有感嘆與感慨,還有諸多的聯想參乎其中——我以為這是這部游記散文的最為突出的特點。
  
  請看這一段:“身處貴妃浴池,讓人很容易產生聯想,一聯想,眼前立刻浮現出唐玄宗攙扶著楊貴妃款款地走進浴池的情景。瞧,光限昏暗處,兩個若隱若現的身影緩緩地寬衣解帶,那不是唐玄宗和楊貴妃嗎?唐玄宗正扶著楊貴妃嘻嘻哈哈地撲進湯池,立時,蓮花池里水花四濺,熱氣蒸騰,蓮花托著唐玄宗和楊貴妃在溫泉里波動,他們的身體和情感都在這溫潤的水波仙境里蕩漾,看見沒有?浴后的貴妃娘娘肢體軟軟的,渾身無力,被侍女扶起,有如一尊羊脂玉雕塑而成,肌膚細膩溫軟,在燈光下瑩潤光滑……這時,不可能不想起白居易《長恨歌》中的詩句:‘春寒賜浴華清池,溫泉水滑洗凝脂。侍兒扶起嬌無力,始是新承恩澤時。’”
  
  作者在游天池過程中也有如下一段聯想:“我忽然想起著名作家碧野所寫的《天山景物記》我們現在就在天山呀,碧野描寫的天山太美了,美得我幾十年來無時無刻不向往天山。當年,碧野可能是站在一個較高的地方看天山的,他說:‘遠望天山,美麗多姿,那常年積雪高插云霄的群峰,像集體起舞時的維吾爾族少女的珠冠,銀光閃閃;那富于色彩的連綿不斷的山巒,像孔雀開屏,艷麗迷人。’”
  
  聯想之外,書中不時會有大發感慨之處,請看:“可惜的是,歷史沒有假如,中國一百多年的積貧積弱,才造成19世紀下半葉和20世紀上半葉的落后。今天,作為一個普通國人,我在參觀了17號藏經洞之后,在參觀了莫高窟之后,情不自禁捶胸頓足起來,難怪著名的思想家顧炎武會大聲疾呼‘天下興亡,匹夫有責’,我們每一個中國人都應該為中國民族復興盡自己的一份責任,誰也沒有推脫的權利!”透過這通感慨,作者強烈的愛國情懷躍然紙上,對讀者極富感染力。在另一處,作者這樣發聲:“漢武帝陵墓是西漢時期規模最大的陵墓,陪侍在茂陵的還有李夫人、衛青、霍去病、霍光等人。一個帝王,無論他做錯了什么,他在位期間,如果國家強大,百姓富足而和樂,他就是偉大的帝王,這比任何歌功頌德都實在得多!今天,我們經過茂陵,焉有不駐足彎腰,向漢武帝致敬的!”
  
  語言優美,遣詞造句精到,應是能寫出好散文作者的必然文字表達功力。無疑,這功力,著《醉眼看世界》這部游記散文的作者顯然具備。有此功力的人,必是不具一格讀過很多書的飽學之士。所謂是:“讀書破萬卷,下筆如有神”。本書中作者對珠海金臺寺的一句贊美之詞就讓我特別上心,他贊嘆道:“那份美,難以形容,那份神秘,莫測高深。”這看似平淡的廖廖10余字,雖是壯物無形的定性之詞,可作為讀者我卻分明感受到了作者當時處在的一種“說時無形勝有形”的那份極至的美與神秘的氛圍。
  
  讀完這部游記,作者貫穿于全集中的關于旅游的一些實踐與觀點很是耐人尋味。故特將作者附于封底的幾段精煉文字借為拙感之“豹尾”:
  
  “我曾在西北的沙漠里踽踽獨行,產生‘險以遠,則至者少’的思考;
  
  也曾闖入黃浦江,驚嘆人類科技所營造的絢麗。
  
  我曾偏愛珠海的綠色,享受著海灣城市的呼吸;
  
  也在歲月的沉淀之下,敬仰歷史的浩瀚與厚重。
  
  現實的旅途引發對于自然的關注;
  
  文字的書寫反襯造物主的瑰麗!”
  
  讓我再添足一句:不遍游960萬平方公里國土,便不能感知我華夏上下五千年可觸摸的有形的厚重歷史與文化,斷不能感同身受祖國大好河山的瑰偉與壯美!
  
  胡佑祥:筆名幽谷聽響,漢族,1951年9月出生,湖北公安人,宜昌市果園文學讀書社社長,宜昌市雜文學會理事、湖北省作協會員。出版《品生錄》、《百首人名藏頭詩集》和《嗨歌的小草》等文學專著。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表情:
用戶名: 驗證碼:點擊我更換圖片
秒速时时彩是官方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