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在線投稿 - Q群交流 - 微博關注 您好,歡迎您!
當前位置:首頁 > 活動/資訊 > 正文

在祖國的東北角上

時間:2019-07-04 00:07 來源:本站原創 作者:劉國林 閱讀:
  撫遠,位于偉大祖國最東端的一片古老而神奇、美麗而富饒的地方。翻開祖國地形圖,沿著黑龍江、松花江、烏蘇里江的流向看,到三江的匯合處,就是撫遠的所在地了。這里海拔37-60米之間,多沼澤。在與內地相隔幾百里的大荒原上,雜草荊棘淹沒了逶迤的羊腸小道,漂垡草甸綿亙無邊,“是棒打狍子,瓢舀魚 ,野雞飛到飯鍋里”的北大荒腹地,是“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見群狼”的“世外桃源”。即使草草一游,你也會相信它是舉世無雙的。不說它是多美麗與富饒,也不說它是多么古老與神奇,單說那聞所未聞的野趣兒,嘗所未嘗的野味兒,就讓你垂然三尺了。
  
  不信嗎?踏上撫遠的荒原,不用帶飲料,渴了怎么辦呢?撫遠人會驕傲地對你說:“這不要緊!”說著,隨隨便便地擄把綠色植物讓你嚼。你不要見怪,這就是撫遠荒原的特產——酸莓姜。酸莓姜的種類繁多:能吃葉的,叫做“椰鐵葉子”;光吃莖的,叫做“倒扒皮”;連葉帶莖都能吃的,叫做“狼尾巴梢子”和“苕帚莓”。放到嘴里一嚼,又嫩又酸,帶著清香味兒的汁水兒從嗓子一直酸到心里,比喝清涼飲料強多了。吃上三顆五顆,頓覺口舌生津,真開胃口呢!望著你貪婪咀嚼的樣子,撫遠的朋友會自豪地問你:“酸不?解渴了吧?”此時,你只能連連點頭稱是,無可非議了。
  
  假若你餓了也不要緊,可以撿些野鴨蛋充饑。這里水草茂盛,是野鴨生息的好場所。若扯著嗓子使勁地喊 幾聲,成群的野鴨就會驚得“呱呱”地叫著飛起來,黑鴉鴉地一片,把天空都遮住了。這時三、四十,一窩連一窩,遮掩在草叢里,煞是好看。這時你會目不暇接了,一會兒這跑一趟,一會兒那跑一趟 ,前后左右跑不完,看不夠,觀賞著這野鴨擺成的“地雷陣”。而這時你再瞧撫遠人,他們平靜得很,好像習以為常了。他們不是在欣賞這白花花的“蛋陣”,而是在欣賞著你那驚訝、好奇的樣子,嘴角現出得意的微笑。
  
  有時真會踩響“地雷”呢。若是不注意,腳踏在鴨蛋上,你都不會發覺。猛聽腳下“咔嚓”“咔嚓”幾聲響,方如夢初醒,可是已經悔之晚矣。往腳下瞧,鞋幫滿是蛋清蛋黃,雙腳泡在粘乎乎的蛋液里。這時你都顧不上這些了,隨便拾幾十鴨蛋,脫掉上衣兜好,再撿些松枝干草點燃,金黃色的火苗頓時歡蹦起來,眏照著你那汗涔涔的笑臉。一縷淺藍色的炊煙 在天空中回旋,在微風里融化,漸漸地,從輕煙裊裊的火堆里散發出陣陣香味兒 ,悄無聲息地在荒原上空彌漫。這時你的心里甭提多高興了,別說是你,誰見了你滿口噴香的咀嚼樣子都會眼饞呢!
  
  燒野鴨蛋火急了不行。鴨蛋扔到大堆里,被烈火一燒,就會噼啪地爆響起來,爆得蛋皮蛋黃橫飛,稍不注意,濺得滿身滿臉。傾刻間,幾十只鴨蛋就會被爆得無有蹤影 。吃一回虧,就有經驗了。再燒野鴨蛋,等火柴燃盡往余火里埋。余火燒的鴨蛋焦黃焦黃的,細細品嘗,別有一番滋味。吃飽了,打著咯兒,抹一把嘴唇,伸一伸懶腰,你才恍然大悟地說:“要是帶點兒醬油蒜花蘸著吃,那該多美呀!”語氣里帶著驕傲,帶著自豪。
  
  到河里摸魚,更有意思。撫遠荒原的溝溝汊汊,有水就有魚。河水輕輕地流,微瀾卷得格外地勻,細波滾得十分地密。魚兒在水中晃悠晃悠地動,動得你心跳,動得你手癢。有響水流的地方,魚兒成群結隊地往上游,往上躥,就象進行游泳比賽似的。這時你別急,坐在岸邊觀瞧,只聽得一陣嘩啦啦水響,三五成群的鯽魚就躥到上游去了。鯰魚可沒有這個本領,它們體笨,游到水陡處,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鯽魚、白魚往上躥,干焦急。到水淺的地方,就會瞧見魚兒挨挨擠擠地鋪滿河底。這時,你跳進沒滕深的水里,就會覺得魚兒直碰腿,直咬腳,癢的很。撫遠荒原里魚兒膽子大,不怕人,不知躲,不會藏。不知道它是嗅到人體的汗味呢,還是把你腿肚子的毫毛誤認為是食物了,若不然它們怎能大模大樣地啃你的腿肚子、咬你的腳丫子呢?若是摸到手掌寬的鯽魚,就象摸到麻麻棱棱的鞋底兒似的,奇怪的是鯽魚竟一動不動,拋到岸上,才活蹦亂跳的直蹦高兒;若碰到鯰魚的尾巴,你可以順著它的尾巴往前摸,它還懶洋洋地臥在原地搖尾巴。直到你的雙手死死地掐住它的腮 ,才拼命地搖晃著尾巴掙扎。眨眼的功夫,十斤八斤魚就被拋到岸上,象撿的似的。若不然撫遠哪能流傳著“棒打狍子,瓢舀魚 ,野雞飛到飯鍋里”的民謠呢?一點兒也不夸張!
  
  撫遠荒原里的魚味道鮮得很。是不是沒有污染的緣故?不得知。在河邊支起個小灶,放好小料和油鹽 ,再把剛洗凈的還活蹦亂跳的魚兒往鍋里一下,隨手到河里舀幾瓢水,就可以野炊一頓了,用撫遠人的話來說,這叫“原湯化原石”,——用河水清燉的魚是上等的佳肴,實在香呢!用不多久 ,鍋里熱浪沸騰,肥嫩肥嫩的魚兒翻上覆下,當鮮美的魚味兒撲鼻而來,能不勾出你的饞蟲誘發你的食欲嗎?當你吞下第一片魚肉,在咽下一口撫遠地產的酒時,你頓時會覺得口里含香、心里發熱,仿佛整個身心都沉浸在撫遠荒原里了!當你喝得酒酣耳熱的時候,撫遠人會突然一把抓住你的手,抓得那樣緊,使你感到他們的手那樣有力 ,那樣溫熱。這時你會以為他們醉了,其實,并沒有醉。他們會十分清醒地對你說:“朋友,能給俺撫遠寫篇文章嗎?別吹牛夸大,什么樣就寫什么樣。讓沒來過撫遠的海內外朋友們也了解了解俺撫遠有片一眼望不到邊的大荒原!”此時,你還有什么話說的呢?你的心也一定深深地、深深地醉了。是啊,撫遠——海內外同胞心馳神往的“世外桃園”,誰不著迷?誰不傾倒?朋友,別光聽我說,我勸你也來這里走一走,看一看。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表情:
用戶名: 驗證碼:點擊我更換圖片
秒速时时彩是官方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