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在線投稿 - Q群交流 - 微博關注 您好,歡迎您!
當前位置:首頁 > 旅游文學 > 正文

走,我們去看看埃及

時間:2018-12-09 14:18 來源:貴陽日報 作者:李澄香 閱讀:
  我承認:去到一個國度或城市,先看博物館,永遠不失為我首選的旅行最佳打開方式。何況埃及這樣一個文明古國的博物館!
  
  埃及博物館是由被埃及人稱為“埃及博物館之父”的法國著名考古學家瑪利埃特,于1858年在開羅北部的卜臘設計建造的。1902年搬遷到現址開羅市中心解放廣場附近。它是世界著名博物館之一,收藏文物30多萬件,陳列展出6.3 萬件。博物館因以廣為收藏法老時期的文物為主,埃及人又習慣地稱之為“法老博物館”——“法老”,在古埃及人心目中是神的使者,是萬能的神派到人間維持世間秩序平衡的、太陽神的兒子;在我始于少年的閱讀記憶中,“法老”幾乎是渺遠,炫幻,無所不能的核心代表……
  
  當佇立于偌大的博物館中庭,環視又仰視,以所有感觀,形象譯介耳畔中文解說器恒溫式的娓娓低訴。這座新古典主義風格的磚紅色石質建筑分上下兩層,高大而寬敞,天花板上鑲嵌的漫射玻璃和二層清透的方格窗戶,既滿足采光需求,又似一種渺出天際的精神遨游的引領。
  
  從規模而言埃及博物館不算最大,可兩次參觀給我的震撼絲毫沒有消減反倒疊加。恢宏與精微的互為滲透,融合出無以復加的大美。那些石、木、金屬上的天然植物染色,歷經數千年依然鮮艷,讓人在驚嘆古人高超技術的同時,不能不聯想到人力之外的天助。是天助的神力,將信仰、信念轉化出種種不可思議的現實。我相信,每一尊展品都有靈魂。
  
  曾聽說,如果每尊展品看一分鐘,看完全部需要九個月。兩次的參觀也只能是走馬觀花。既如此,唯放棄之前做的功課才算明智,無須先參觀二層按主題劃區展出的最為珍貴的館藏,再看一層按照年代順序擺放的文物。對于不專歷史不學考古的匆匆旅人,時間無論如何欠缺太多,何不索性心安理得地隨心所欲?面對數千年浩瀚深厚的文化積淀,自慚膚淺亦顯多余。只管涵泳其間隨意瀏覽,就是一份難得的滋養享受。許多展品得以近距離觀賞甚至有人直接觸摸。太奢侈。
  
  我后來想,埃及這個素有“世界名勝古跡博物館”稱號的文明古國,讓人感到奔波疲勞的主要原因,或許正是視覺印象過于密集震撼。其次才是名勝古跡之間漫天黃沙的較長車程。妙的是,這個96%土地被沙漠覆蓋的國度,還擁有著清澈碧藍的紅海和長久滋養它、被稱作母親河的尼羅河。天下之大美,必定自帶緩急有序、張弛合度的節奏。在紅海國際度假酒店。陽光下的泳池里撲騰著白花花男女;夜晚的迷離燈光映照著鼓樂齊鳴歌舞升平。白黃黑各色人等瘋鬧嬉戲群情亢奮。于我,那只是休養生息之地。靜靜充電,準備下一次的“看見”——旅行不就是出去見世面嘛。看好東西,體驗不一樣的文化。每個人的“好東西”不同。各人找自己的心頭之好罷了。當重新出發,4小時車程后,世界最大的露天神廟群——盧克索以北五公里處的卡爾納克神廟,遠遠矗立在視線之內,我被奇幻的非現實感擊中!對,兩次擊中!近午時分。坦蕩的陽光將直指藍天的石柱以及綿延倚疊的石塊,切割出條分縷析的亮部和陰影。那熱辣又森冷,倔傲又憂傷的生硬碰撞,令我在38度高溫下打了個寒噤。近了,看得見那些石柱石塊上鐫刻著的精美圖文。清晰,卻謎一樣難解。
  
  卡爾納克神廟,這是供奉歷代法老王的神廟遺跡,其規模之浩瀚,建筑法則和布局之嚴謹有序歷歷在目,卻窮盡想象不夠我腦補盛時完好之一斑。想起早年看過的電影《尼羅河上的慘案》,感嘆這外景地選擇可謂天作。又聯想當時讀阿加莎原作,雖已成年,心智卻停留在一波三折的故事層面,還有兩位女主人公的美貌優雅。我們常常如此:以為簡明扼要抓住了重點,卻錯過深妙精髓的充分領略。倒是眼前景象對原作的復盤,超出我的記憶質重——那美不勝收的銀幕畫面,那充滿異域風情的電影配樂,在明暗穿行步步驚心中幽然閃回。
  
  離開卡爾納克神廟時的偶一回望,那疏立于肅穆堅硬的石柱石塊間的、夕陽下形影相吊的蒼勁綠樹,讓我驚艷、驚心:它們,是在表述與3900多年頑石對照出的生命的脆弱短暫?還是在喻示:活著就得堅韌頑強?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表情:
用戶名: 驗證碼:點擊我更換圖片
秒速时时彩是官方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