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在線投稿 - Q群交流 - 微博關注 您好,歡迎您!
當前位置:首頁 > 名家專欄 > 正文

去神仙居體驗天姥

時間:2018-09-02 13:16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王劍冰 閱讀:
  一
  
  這么多年,那個《夢游天姥吟留別》的地方,似乎在名山大川中退隱了。看這次發來的行程,竟然有“體驗天姥”的安排。是它嗎?臺州的朋友岳清的回答是肯定的,岳清說你要來的神仙居,以前叫韋羌山,古時稱天姥,因為山上有無數石頭仙人,當地百姓便把它叫成了神仙居。
  
  想起“仙之人兮列如麻”的詩句,便立時精神抖擻,不顧連日勞頓,急乎乎地來了。飛機快降落的時候,云層間有一片神奇又神秘的隆起,還沒待看清,它卻重新沒入了云中。
  
  二
  
  出臺州機場上了高速公路,不久便進入一片山陣。隧道一個接著一個,像鉆進了魔王的肚子。那個詩史中轟然作響的山,竟躲得這么深幽,也就知道,想一睹天姥真容,并不容易。李白當年若來,更不知要費多少艱難。
  
  無論怎樣,人們對它的親近感,早超越了無數名山。你看,我帶著那些詩句,已經在興奮地攀登了。
  
  最初感覺,它不是那么粗獷獰厲,倒是芳華俱現。昨晚住在神仙居,鳥與黎明一道醒來,各種怪嗓奇音填滿了山林。不由拉開門窗,讓這清脆與清風灌進房間。你就聽吧,你簡直分辨不出那是哪種鳥聲,全攪在了一起。
  
  山路兩邊,杜鵑挺著一樹紅翼,顫顫地動人。石楠邊開著細碎的白花,邊讓自己的葉子變紅。還有杜英,更是會在葉子上做文章,當地人叫它入夏紅,尚未入夏,紅葉早落了一層。更多見一種藤,這里那里,纏著掛著,藤上好看的紫色花,很是有型。子干說是朱雀花,仙居人把她視為山花,不少器物都做成了她的樣子。這樣,抬眼望去,山水間就是炫炫染染的一片。千巖萬轉,到了高處,又看見了層層疊疊的白。問子干,說是刺柏,那白不是新葉,是花,波翻浪涌著年輕的陽光。
  
  剛才見一塊巨巖,刻有“太白夢游處”,誰到了那里都嚷著要留影,擺出各種姿勢突出驚喜與欣慰。也就再次被提示,神仙居就是天姥山。而這時遇到一個亭子,說是微信亭,莫不是取李白詩句“煙濤微茫信難求”中的“微信”二字?雖然與原意不同,人們卻要坐下來體驗一把,將一路所照發到朋友圈里去。在一處促狹的山坳間,一隊打著小旗的旅行團引起我的注意,他們說著完全不懂的話語。走在前面的汝晗回頭說是韓國人,總有不少喜好研究中國文化的人來。汝晗的口氣有種掩飾不住的自豪。話語又轉到李白身上。岳清插話了,說明代的《名勝志》有載,王姥山在仙居界,亦名天姥山。這么說,李白就是奔這里來的?李白在魯地游歷,突然想要尋找那氣勢奪人的神山,雖水陸交接,數千里艱難,卻心有不甘,還未成行,先夢游了一番。就此一首名作氣沖蒼穹,“天姥連天向天橫,勢拔五岳掩赤城。天臺四萬八千丈,對此欲倒東南傾。”是的,一座山,給了他可供夢游的底料,他才會將夢做得如此彌漫喧騰。我相信,李白與喜歡李白的人,都會感慨那個為他添湯點火的“越人”。
  
  高處可見,這里遍布著道道裂谷,然后又是座座獨峰。有的地方像是霹靂崩摧,有的地方突現洞天石扉。飛瀑驚吼,煙霞明滅。真覺是應和了詩中景象。早已無路可攀,若不是后修的棧道,新架的纜橋,怎能領略這山中奇觀?風一忽披著一襲霓霞旋舞,一忽撞進一線天地嘶鳴。云海峰浪間,讓人手抓不住,腳踩不穩,頭暈目眩。誰這時高聲誦起了詩句,隨即有人響應,山谷里回聲蕩蕩:青冥浩蕩不見底,日月照耀金銀臺。霓為衣兮風為馬,云之君兮紛紛而來下——
  
  竟然就有南海北海的稱呼。人們從北海上,再從南海下,便會感知那海的無限起伏與翻涌。深峽與高崖處,山鷹飛不好都要折翅,人怎不心驚肉跳。但你轉而于云端發現一座座天然巨佛,又會慢慢安靜下來,讓那仙氣浸心入肺。
  
  我問子干除了山鷹還有什么動物,子干說有獾、猴子,更多的是麂子,就是像鹿樣的動物。這時子干讓我回頭,一座山石上,竟就有一個長衫飄拂的影像。山中如此多的元素,似在時時提醒,這確實是座同詩仙有緣分的山。
  
  我上過神仙居近處的天臺,登過赤城,都沒有如此強烈的感覺。真的,在這里我甚至迷感了眼前的現實。乘坐纜車滑落地面的一刻,仍覺是在一場夢中。
  
  神仙居,或就是文神詩仙留夢的地方。這樣,就會將那一柱云遮霧罩的天峰,也想做了夢游的李白。
  
  三
  
  魂悸魄動地下山后,進到一個個古村,一些老人還在里邊住著,悠閑地望山看云,不知道時光是進是退,讓人有山中一日,世上千年的迷離。
  
  山上的水匯成永安溪,那是一條淡藍的巨幅綢帶,時有白鷺在綢帶上綴影。五月初時,一片芬芳,不知什么植物發出。有說是含笑,有說是女貞,有說是楝花。這些花與水與村子組團,烘托著神仙居的氛圍。
  
  一座山被誰說道,被誰欣賞,或不稀罕,稀罕的是未曾登臨而夢見。我還在恍惚,真的是這座山嗎?網上搜了一下,發現三個地方都有說法,一個是新昌,一個是福鼎,還有就是仙居。而李白夢游時,好像中國地理還沒有確切天姥山名,可見這三個說法都是后來出現。這讓我有點“恍驚起而長嗟”,不知道該怎樣表達我的意愿。不管他了,既然李白是夢游,到底哪一個更接近詩中所描,憑個人感覺吧。我只游了一個神仙居,就如臨太白之境,覺得不枉走一遭。另兩個地方,待以后再去認識了。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表情:
用戶名: 驗證碼:點擊我更換圖片
秒速时时彩是官方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