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在線投稿 - Q群交流 - 微博關注 您好,歡迎您!
當前位置:首頁 > 名家專欄 > 正文

從江組章

時間:2018-08-12 12:48 來源:散文詩雜志 作者:喻子涵 閱讀:

 
    ☆岜沙☆
  
  強悍的山,蠻荒的水,一個名字隱藏著一個部落的傳奇。
  
  尋覓古老的發音。祖先逃亡進山時反復念叨的地名,一直不為外人所知。
  
  有父親的地方就叫岜(bi)沙。他們說,勝利者的史書往往不可靠。
  
  岜沙人的史書就是身上背著的彎刀,肩上扛的火槍,懷里抱著的蘆笙;
  
  就是頭頂那一束連接祖先命脈的發髻,月亮山上繚繞著神靈的古老密林。
  
  這是他們最后的武器和歸宿,像他們的生活簡單而唯一。
  
  一圈一圈的古歌,一圈一圈的命運,岜沙人把身世全部寫進樹的年輪里。
  
  因此無需文字,文字無法復原蒼古的腔調;也無需墓碑,墓碑是一個脆弱而危險的信號。
  
  連綿的記憶翻山越嶺。口頭的經書延續著每個來歷和念想,也送走每一個如風的靈魂。
  
  我在外面見慣了思想的滄海桑田,經歷田園背棄村莊時的人心荒蕪,也見過無限的空白無魂可招。
  
  人們總在期許和算計。經年累月,仍以非份的夢想捕捉著夢想。
  
  在這片神駐的森林里,我們小心繞過每一棵樹,生怕樹神發現一群怪面的陌生人。
  
  無數生命的上空,溫和的太陽垂照,人與大地舞姿斑斕。
  
  一旦誰獲得神賜,我們羨慕并不禁為他滿臉的柔光而唱誦。
  
  當輝煌的旅館孤清下來時,那些搖蕩的蘆笙卻徹夜傾訴。
  
  一個隱忍的部落時刻警醒,飄揚著不竭的生命。
  
  ☆占里☆
  
  在占里,生命由一株植物決定。
  
  兩股清泉,穿天透地而來,知道生命的來歷。
  
  瞬間,花換成草,草換成花。
  
  一只巡游的野鶴,在曠野的龐大榕樹上領回自己的生命。
  
  女兒的錦繡圍腰勒緊來路和去路,正月初六母親為她解開。
  
  到了二月十六,歡笑是神賜的禮物。女兒沿著清泉而去。
  
  過了這個季節,要等到臘月二十六。任何行為都不能逾越一種節令,等待蘆笙吹響。
  
  飲下歡樂祈禱的符語,靈魂和形狀就在這個起伏的時間生成或幻滅。
  
  人類莊嚴的詩篇,是一種隱秘音符的組合。
  
  因此,生命是一種選擇。命運也是一種選擇。
  
  前行和回歸,是一條自由的路。
  
  而另一只落伍的野鶴,只能留下影子的傳說,隨風而逝。
  
  ☆小黃☆
  
  只見我的手勢一揮,指尖的遠處便有人說:開始——
  
  百千簧片張開羽翼,鼓樓尖頂的千年鶴在藍天撥響片片白云。
  
  萬千的蟬伏在樹葉,扇動河谷的微風。
  
  溪流漱漱而過,長夏延續而來的清涼開始起伏,荷塘泛起密集的小雨點。
  
  寬大的魚網在斜暉的江面飛起又撒落。
  
  黃昏來臨,家家窗口依次亮燈,忽明忽暗。
  
  所有女孩的眼睛閃爍在星空,時不時有流星劃過幻覺。
  
  浩瀚纏綿,纏綿浩瀚。
  
  此時,站在銀河中央傾聽小黃千人侗歌的,只有我一人。
  
  其實,動聽的大歌是不能言說的。因為,由古老心靈散發的萬千旋律只是在銀河深處的交響。
  
  或者不朽的城堡,所有星座的胸腔,空曠的回聲里有著眾多的秘密。
  
  或者萬物的密碼,時間與方向,比如群山、森林、河流、生物、神靈。
  
  其實,誰又敢斗膽描述!
  
  那是神賜的夢幻,沿著心靈的丘壑顫動在生命的邊緣,然后
  
  把所有的生命和靈性喚回。
  
  ☆杉鄉☆
  
  在杉樹出生的地方,叫杉鄉。其實,我也想有人叫我的小名。
  
  杉是樂于回報清晨陽光照射的樹木。這是兒話,但兒話即是詩。
  
  滿山都是杉的蓬勃。想起春天的陽光磨成針尖,像萬千嬰兒睜著的眼眸。
  
  家家門前有一棵長大的杉,夜晚的露珠如月光撒下的白銀,流進女兒家坐夜的歌堂。
  
  鄉愁,就是那個女孩早已長大出嫁。
  
  杉鄉,是沒有寫進史書的小名。在有母親的地方,才叫杉鄉。
  
  母親是從倒在水濱的楓樹上誕生的,如今守望在山頭像一面旌旗。
  
  母親的臉晃動著四季。春夏的歌聲泛著青翠,秋冬低語時和顏悅色。
  
  年老的母親總在喚醒那些杉葉尖上的眼睛,若干楓葉變成觀音的千手,總想為眾生輕微拂去變暗的傷痕。
  
  母親的舞姿是滿山的彩蝶,劃著炊煙飄向每一座村莊。
  
  當母親的笑靨映滿山村水郭時,人們終于明白,有母親歡笑的地方都叫杉鄉。
  
  你可否知道,母親就是杉鄉那個早已出嫁的女孩。
  
  我相信,溫馨有時是一種幸福的疼痛,比如突然找到了靈魂的故鄉。
 
  ☆加榜☆
  
  這是一座宏偉的宮殿,建造給那些靈魂露宿的人。
  
  世界還有另一種璀璨的詩篇,讓句子的階梯通向遼闊的天空。
  
  在磅礴的云海里,大山上升為偉岸,或者沉降一種博大的寬容。
  
  奔放的季節,讓每一個日出與黃昏莊嚴而浪漫。
  
  當陽光喚醒過去與未來,牛羊漫步于它的街市,于是我也出發,沿著金光大道。
  
  我是從巨大的疲憊里逃亡出來的一桿葵花,看著這些金色的故事,熟悉的面孔讓我羞愧難當。
  
  我期待一場輪回的到來。
  
  不久就是冬天,樸素的大雪為種子披上棉被,一切思想此刻已經屏息,大地還原本來的線條,內斂而極簡。
  
  我愿永久等待那張動人的臉龐。
  
  接著,有聲音如水滴在晨曦里不停地私語。
  
  石頭上生長泥土,泥土里充盈著乳汁。
  
  若干謙卑而勇毅的生命探出穹窿,雨露陽光的表情像時光一樣豐富。
  
  我接受一切珍貴的饋贈。
  
  那些彌漫芳香的田埂,潔凈的石梯,不知送走多少凝望的身影,迎來多少深情的諾言。
  
  那些忠貞的楓樹,光榮的草垛,誠實的曬架,為輝煌的大地屯兵百萬。
  
  稻飯魚羹的日子,伴隨沉緩的老歌安詳而綿長。
  
  我仿佛看到了那張臉,透過薄紗的瞬間,世界為之敞亮。
  
  在時空遠去的時刻,心靈無比潤朗。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表情:
用戶名: 驗證碼:點擊我更換圖片
秒速时时彩是官方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