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在線投稿 - Q群交流 - 微博關注 您好,歡迎您!
當前位置:首頁 > 旅游文學 > 正文

牧魂

時間:2018-02-04 16:00 來源:本站原創 作者:黃金 閱讀:
  都說人生是一次漫長的旅行,這話要看怎么去理解。在我看來,用“漫長”形容人生的長度不夠熨帖,還有待商榷。人生之于不老的時間來說,恍若倏爾而逝的星火,其長度是可以忽略不計的。所以,古來的人們都在妄想著追求生命的永恒,詎料,秦始皇的長生夢最終還是碎于沙丘,徐福也了無蹤跡。縱觀歷史,古代帝王好像都為此付出過或多或少的代價,多者喪國殺身,少者誤政害民,不一而足。所有的作為還是未能解咒人生苦短的命數,都不過是在徒勞而已。
  
  個人認為,凡宇宙間能稱得上永恒的,除了不死的時間外,就人類本身而言,恐怕只有“思想”才勉強稱得上永恒了。不過,其之于時間而言,也只能算是一種“短暫的永恒”罷了。
  
  不錯!唯有對人類社會發展有積極引領作用的思想才具有不朽的生命力。譬如,有古希臘三賢之稱的蘇格拉底、柏拉圖、亞里士多德;以及我國春秋戰國時代的諸子百家代表人物——老莊、孔孟、楊墨……等。雖然他們的生命在兩千多年前就已經逝去了,可他們的思想卻一直在指引著人類前進的方向,成了人類取之不竭的思想源泉。
  
  常聽到有些作家不無自豪地說,其一天要完成幾千上萬字的文稿才能小息,否則,不敢有絲毫松懈。一部三四十萬字的長篇,只需一個多月就可以脫稿了,如此敬業精神實在可嘉。在很多作家的簡介欄里,總是會看到其作品字數的累計量達到了羨煞旁人的千萬字以上。文字堆砌的速度十分了得,作品建筑的“浮塔”不可謂不高。然,當我懷著崇敬的心情拜讀完其“佳作”后,看到的只是滿文牢騷之語,亦或滿紙淫穢之言,并未看到優秀作品應該具有的社會責任和精神價值。真不知作者意在向讀者傳授牢騷方式呢,還是在教導淫穢技巧?我甚至懷疑其是在借作品之虛名,行獵淫之欲。如此淫語騷言的作品,縱有百萬之言又有何用呢?其折射的不過是作者污濁丑陋的靈魂罷了。毫不客氣地說,這簡直就是一種不負責任的創作行為,是一種掠奪社會資源和浪費讀者寶貴時間的可恥行徑。再看前面所舉的古代中外賢哲,他們終其一生也不過幾千上萬字而已,有的甚至一字未書,可他們留給世人的思想財富,其價值豈是現在這些冗言穢語者所能企及的么?不能。
  
  真可謂:冗書千冊不及孔孟三言,雜談萬卷難媲洪范九疇 。
  
  基于這樣的觀點,前幾天無意間獲悉“旅行的意義”這一命題時,腦海中想到的不是那種換詞換景不換思,千者如一的游記寫式,而是想以自己“放牧靈魂”的方式參與這次心靈之旅。
  
  竊以為,旅游與旅行的本質區別在于:旅游是一種玩弄于山水間的臨時性情感寄托活動,以及對異地風土人情的探窺行為。游者以游遍名山大川、古跡遺址為豪。卻不知,這種行為正如古希臘哲學家赫拉克利特所說的:“人不能兩次踏進同一條河流”一樣。試問,你今年在同一地方看到的花還是去年那花,草還是去年那草么?不是。花開花謝,草木枯榮,早已“人是物非”了,也可以說是“物非人非”了。因為當你故地重游時,面對早已改變了的景物, 你的心情也不是往昔的那種心情了啊!當然,對于這些改變,游者卻渾然不知。而旅行則更像是一種修行,是伴隨人一生的精神歷練。這種修行不但來源于腳步對距離的丈量,更來源于思想對認知高度的累積,是一種以“放牧靈魂”為主要方式的長期修為。
  
  曾經,不知從什么時候起,我便開始嘗試著思考生命的價值和人生的意義。思之所得是心中泛起了一個朦朧的夢,但只知有夢,卻不知夢將何往。就這樣夢著、想著、盼著……其間哭過、笑過、掙扎過、痛苦過……直至最后迷失在現實的俗瑣里,撒落憂傷滿地。我知道,那是夢碎后濺落的殘傷。自此,我又回到了沒有夢陪伴的孤獨之旅,得過且過,隨波逐流。很多時候我都在想,自己將會無聲無息地就這樣老去,末了,消失在灰暗的歲月里,沒有誰會記起我曾經來過。就如我來時,渺小的生命未能驚擾世界一樣——“輕輕的我走了,正如我輕輕的來……”
  
  ——盡管我心有不甘!
  
  時光荏苒,當家變成了故鄉,我也從一個十六歲時含恨遠足的青澀少年,變成了一個飽經滄桑的游子,渾渾噩噩地不知經歷了多少個春去秋來。回想以前,總是幻想著要用自己的激情去雕塑歲月,讓歲月積淀成生命中無數個精美的塑雕,奈何卻反被歲月雕塑得沒有了往昔的輪廓,變得世俗而溫恭。
  
  我掉進了世俗的旋渦,被一切雜瑣裹纏著,失去了自我。心想——我真的完了……
  
  永遠記得2012年10月12日的那個早晨。醒來后,習慣性地拿起手機開始瀏覽當日要聞,導讀欄里有關莫言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消息,像一臺植入身體的起搏器,瞬間激活了我早已麻痹了的整個神經系統——包括那個久違的夢。我終于明白了,心中那個曾經破碎的夢,其實一直駐藏在內心深處,未曾離開,現在正開始褪去遮掩它多年的朦朧面紗,在我心中逐漸明朗起來……
  
  其年我三十六歲。心想,我還來得及,畢竟距離“耳順之年”還早著哩!學歷也不是個問題,至少初三的課程我是上了三天才輟學的(我比莫言幸運),只要再加以學習,于寫作夠了。因為在我看來,一部優秀的作品,首先要有“魂”,否則,用再華麗的辭藻修飾,也只好比櫥窗里的模特——有形而無神。而作品里的“魂”,就是作者所要表達的思想必須具有積極的價值意義——對人類社會發展有所助益。這不但需要作者具有深邃的思想,且這種思想必須是由心中的大愛衍生而來。大愛思想之多寡有無,又與學歷高低沒有直接的因果關系。我確定自己具有這樣的思想,這點——我堅信!
  
  心中的夢有了明晰的方向,余下的就是該如何付諸行動了,于是便不顧一切地逐個結束身邊的雜情瑣事。并于2015年8月,把自己從俗瑣的桎梏中完全解脫出來,開始有選擇地進行閱讀和思考——我必須以最快的速度把荒蕪了二十年的空白補起來。然后凝結成有“魂”的文字,付之梨棗,誕之于世。
  
  為了讓未來不再是夢,我時而嘗試著去探尋老子出函谷關后的蹤跡;時而物化成鯤鵬圖南,擊水三千之時,不覺已扶搖九萬。天高海闊處,我分明看到了莊周化蝶時的情景。接著又跟隨孔子周游列國,困于陳蔡,弄的我頓感饑腸轆轆,可孟子的告誡卻又飄于耳畔:“……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 也曾被馬爾克斯《百年孤獨》里那祖孫幾代人共用的冗長名字弄的云里霧里;被霍達《穆斯林的葬禮》中,楚雁潮和韓新月那凄美而純潔的愛情惹得無數次淚流滿面。于此,我確定自己的感情足夠豐富,而這應該是一個有良知的作家必須具備的情懷。我有,這點——我也堅信!
  
  我的思緒繼續飄飛,搭載著靈魂穿越九霄,試圖去往宇宙的極邊,感知那里的無限,奈霄漢無極,終了一無所獲。各星體之間有我靈魂經過時留下的印跡,那是我試圖了解愛因斯坦《相對論》——連接起來的無數根直線,也是牛頓“萬有引力”指引我穿透地心無果后做出的另一種嘗試。
  
  離開浩瀚的太空,靈魂又向遠古回溯,那里有宇宙形成的過程及物種起源的奧秘。我也好像參加了“涿鹿之戰”——見證了華夏文明的演變……及至哭泣于近代中華民族所遭受的屈辱之年……
  
  我常常在想,倘生命是一個無限輪回的過程,那么,我的生命早就存于古老的物宇之中了。我從遠古一路走來,見證了物宇的所有變化,因此我的思考總是會不自覺地回溯到遙遠的過去,并透視到那虛無的未來。不知不覺間,所思所想已然從個體生命價值和人生意義的自我階段上升到了國家榮辱和人類共同命運之新高度……是的,任何人都可以懷疑我的智慧——認為我妄自尊大,自命不凡;但這否定不了我作如是思考的事實,就如我無法否定我的存在一樣。
  
  ……
  
  如果我真的來自于古老的一粒塵埃,那么我的旅行從來就沒有停止過。然則,今生以人生的方式處之于世的意義又是什么呢?是為某種神圣的修行而踽踽獨行嗎?也許是吧!
  
  那么,何為旅?
  
  斯為旅——
  
  人生之旅;
  
  生命之旅;
  
  思之旅;
  
  放牧靈魂之旅……
  
  作者:黃金,筆名一塵(備用)。貴州省普安縣人,農民。文學愛好者,未發表過任何作品,處女作長篇小說《千年一夢》正在創作中。

上一篇:你所不知的獐島
下一篇:一個人的旅行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表情:
用戶名: 驗證碼:點擊我更換圖片
秒速时时彩是官方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