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在線投稿 - Q群交流 - 微博關注 您好,歡迎您!
當前位置:首頁 > 旅游線路 > 正文

中國最美的十大秋色

時間:2016-10-30 14:57 來源:中國國家地理雜志 作者:沈葦等 閱讀:
    秋天的美,在眼前,也在心中

    要評選中國的十大秋色,首先我們要制定一個評選標準。很多人都體驗過秋天的美麗,但大家通常注意到的僅是植被顏色的變化。為了制定一個不失偏頗的標準,本刊編輯部與幾位研究景觀方面的專家反復討論,最后定出了6條評選標準,涵蓋了秋色所涉及的植被、地貌、天氣、動物等。在這當中,植被的變化還是占據最重要的位置,譬如胡楊秋色、落葉松秋色、白樺秋色,是極具規模感和震撼性的;另外,俗話說“春華秋實”,秋天的特點是果實累累,像山梨、山楂、野蘋果這些山林野果也列入了我們的評選標準中;還有,秋天動物遷徙的景觀(如歸雁)和秋天動物的鳴叫(如蟲吟)也是秋天獨有的景象,我們在評選中也要列入考慮范圍;“秋高氣爽”這個成語則提醒了我們舒適清爽的秋天天氣和特殊的秋季天象景觀:秋霜、秋雨、秋霧等,也是組成秋天之美的重要組成部分。

    除了這些客觀因素,“美”其實也是一個很主觀的感受,曾經有那么多著名的詩詞是詠秋之作,可見秋天在歷代文人墨客中具有很高的審美價值;也因為這些詩詞,中國的很多景點因“秋”而聞名,這其中反映出歷史文化的積累。為此,我們也把這兩方面列入評選標準。

    然后,我們再對這6條標準按照主次設定相關的分值。也許有人產生疑問:秋天收獲的景象也是很美的,為什么評選標準沒能體現?那是因為這次評選強調的是秋天自然的美。

    制定評選標準后,我們在評選表格中分為十大類型:名山秋色、湖泊秋色、峽谷秋色、沙漠秋色、森林秋色、濕地秋色、草原秋色、城區秋色、村鎮秋色、其他秋色,以求達到評委在評選過程中能夠考慮得比較全面,以防類型單一。并要求評委每一類型至少提名一項,多則不限。

    經過11位專家評委獨立提名并打分后,我們使用統計工具綜合每處景觀獲得的提名次數和專家們的評分得出加權平均分,得分最高的前十名入選“中國十大秋色”,并且對范圍較大的景區,我們還會細化到最能體現其秋色精華的一個點上。

    中國十大秋色 第一名 喀納斯 新疆布爾津 登峰造極的秋色 撰文/沈葦
 

 
    到了秋天,尤其是9月底和10月初,詩人、畫家、攝影家和眾多游客便開始了向著阿爾泰山區喀納斯的旅行。在喀納斯湖畔,在禾木,在白哈巴,到處有他們的身影,有他們無邊秋色中深深的陶醉。這個被譽為天山以北中國最美的去處,此刻,她的美幾近奢華與極致。

    這些大自然的朝圣者們,是向著喀納斯的秋色而去的。確切地說,是被一個遠方的秋天召喚而來、裹挾而去。

    此時的喀納斯,儼然成了自然界巨大的調色板,成了色彩的交響和慶典。可以說,大自然本身就是一座色彩輝煌的宮殿了。喀納斯的秋色,不僅僅有白樺葉的金黃,還有常綠的松、柏,更有“霜葉紅于二月花”的紅葉。喀納斯之秋,色彩繽紛,流光溢彩,是混合色、油畫色,一個光與色的集大成者。秋色是植物分娩的,那些樹,那些草,那些凋謝的花朵,都是色彩的貢獻者。作為西伯利亞泰加林在我國西北的唯一延伸帶,喀納斯有著恢弘壯美的原始森林,那是由紅松、落葉松、五針松、云杉、冷杉等針葉型樹種和白樺、歐洲山楊等闊葉型樹種混生而成的針闊混合林。混合林分娩了混合色,并為群山染色,為天空和湖水染色,為空氣和陽光染色,為每個旅人的心情染色。

    到了秋天,觀魚亭的功能也變了。登上1300級木臺階,喀納斯的湖光山色盡收眼底。觀賞秋色,大概沒有比這里更好的視角了,觀看也變成了俯瞰和眺望。此時的湖岸和群山層林盡染、疊翠流金、色彩斑斕。湖水的藍色已混合了深沉的暗紅、靛青和褐黃,顏色不斷地變幻、重組。湖岸森林、灌木和草坡,色彩豐富,倒映湖中。尤其當成群結隊的白云駛過平靜的湖面,水中的秋色起伏蕩漾,幾乎要洶涌澎湃。

    3年前,我寫出了300多行的小長詩《喀納斯頌》,試圖在季節的輪回中揭示風景之美和風景的意義,當然還有令人沉醉的秋色。喀納斯的朋友們讀過后,大概被打動了,希望刻在景區的石碑上,但被我婉言謝絕了。我的意思是:像喀納斯這樣了不起的地方,千萬不要輕易刻活人的東西;刻死人的作品嘛,倒是可以的。

    又一個秋天到了,我突然得到的消息是:《喀納斯頌》已被“強行”刻在門票站的一面黑色大理石墻上。詩的結尾是這樣的:星子們的回旋,繞膝于一個光芒中心/汲取了永不枯竭的母性甘泉、星光甘泉/—喀納斯不是別的,不是景色的大地/而是景色的星空:一個風景的宇宙。(《喀納斯頌》)

    我榮幸地“被”了一次。在接受景區好意的同時,卻遺憾而傷心地想:這個秋天去不成喀納斯了,也要拒絕去喀納斯—如此美好的秋色中居然為我豎起了詩的“墓碑”。

    中國十大秋色 第二名 九寨溝 四川阿壩 秋天的童話 撰文/聶作平
 

 
    九寨溝的秋天是一場色彩的饕餮盛宴:隆重,浩大,而又妙到巔毫,每一個細節都充滿奪人心魄的美。

    九寨溝擁有2萬多公頃莽莽蒼蒼的原始森林,其中,景色最迷人的無疑當數海拔2300米到3000米之間的針闊葉混交林。這里生長著冷杉、云杉、紅樺、箭竹、杜鵑、椴木、珍珠梅和花楸等樹種,種類繁多的植物的垂直分布,給九寨溝營造了一個迥異于其他地方的秋天。

    在九寨溝近60公里的游道周邊,星羅棋布著118個湖泊、17組瀑布群、5個灘流和47眼泉水。如此眾多的水體中,幾乎無一例外地富含一種被稱為鈣華的物質。灰白色的鈣華和它周邊黃綠色的藻類對透射光有著選擇性的吸收與反射,因而能增添湖水色彩的層次和變化。而就在這些水體四周,都生長著高高低低的樹木。秋意漸濃,樹葉或紅或黃,形成一片片五彩繽紛的彩林,當彩林映入瓦藍的湖面,再與湖底五顏六色的鈣華和藻類交相輝映,一個很難用語言描述的色彩世界就此誕生。

    在九寨溝眾多水體中,堪稱九寨溝這首抒情詩的詩眼者,我認為,當數犀牛海和五花海。每當清晨縹緲的云霧淡淡地籠罩在犀牛海湖面時,模糊的晨光里,讓人分不清哪里是天,哪里是水。湖岸四周生長著的眾多樹木,每到秋天,葉子們全都變成了彩色,更顯得嬌麗多姿。而五花海的金秋時節,四周山坡上的彩葉紛紛墜落在海子中,倒影、水波、陽光、落葉的奇妙組合,將人間最絢麗的色彩糅合在了五花海的碧水中。

    可以說,九寨溝的秋色,其獨步天下的大美,就在于水與林之間天衣無縫、相得益彰的完美結合。在別處也許可以看到同樣美麗的水和同樣美麗的林,但同樣美麗的水和美麗的林集合于一身,卻只有九寨溝才如此幸運。

    中國十大秋色 第三名 紅葉谷 吉林長白山 晚秋的三色盛裝 撰文/王辰
 

 
    如凝血一般的殷紅,永遠是長白山在秋日里最為引人唏噓的顏色。

    倘若見過了長白山的紅色,任憑是誰,心中也會泛起疑惑—關內大好山川的秋色,那些萬木霜天,那些江楓漁火,不過是些尚未純粹的顏色罷了。而長白山的紅色,是歷經了苦寒雕琢而出的。

    草木亦是紅色的托盤—再沒有哪一座山峰,能夠造就低矮灌木和長生荒草的地毯,或可謂之苔原。長白峰頂,將苔原染出色彩的是獨特的植物,篤斯越橘和紅景天。獨一無二的篤斯越橘聚集于此,當果實成為了各色食品之后,它們的葉片也應酷寒之邀,為廣闊的苔原帶來了成片的深紅色彩。日漸枯萎的草叢中還有紅景天,顧名思義,它們細小的果實連同植株,也是苔原的絢色之源。最透徹的紅來自槭樹。相傳“槭”之古音與“色”略同,所以此樹入秋變色之后,在民間有“色樹”之名,且這里的“色”字,要念作“shai”音方才妥當。

    色木槭生于林中,有真假色槭之分。真色槭生于林中,假色槭則靠近水源。后者的顏色,當是這秋日里的諸多紅色之中,最為亮麗、悠遠、純凈而迷幻的一個。它抹出了深秋無可比擬的顏色,也造就了所謂的“紅葉谷”景觀。

    與紅色近似,山林中的黃也并非夾雜著褐色的枯黃,而是灑金流黃的明亮色彩。在高低錯落的山巒之間,明黃色猶如腰中的緞帶,是深秋真正的色澤,秋色如金,只消去看山間的林木如何灑落黃金遍地,就足以令人心曠神怡,沉醉其間。純粹的山林滿是落葉松。杳無人跡的山林,足以養育相伴成群的落葉松,于是也便造就了苔原之下環繞山峰的黃裙。在苔原與針葉林之間的海拔夾縫之中,還有岳樺林。岳樺樹形低矮而碩壯,葉片也是地道的黃色,只因了風的摧殘,那些樹葉在地面或者枝頭樹梢都停留不長,由是岳樺林的黃色,成了長白山最為短暫的景致。到得混雜的林中,任意種類的樹木,同樣得益于寒涼的長夜,黃色也變得更為通透起來。種類各異的楊柳、樺木、椴樹,造就了形態繁多的黃葉,寬闊如面,纖細如眉,加之心形、四角形、手掌形或菱形,雜木林下,便是一座樹葉拼湊而成的圖案博物館。

    還有長白山的白色,在深秋,白色只在紅黃之間偶露崢嶸。白樺樹零落的羽衣是秋意里的白色浪漫。深沉的晚秋之中,當蕭蕭落木已近尾聲,蒼白色的樹干便顯露出來,影影綽綽,挺立在山林之間。那些帶著斑駁的樹皮薄如蟬翼,伸手扯動,便會發出清脆的聲音。在山林之間的湖畔,水草也是白色的。水草的名稱喚作“羊胡子草”。入秋時節,遍野飛絮,似蘆葦,似荻花。白色雖只些許,卻貪婪地詮釋了夢幻之感。當然最正統的白色,還是來自浮云與飛雪。任哪個季節,總也能見得到。只是若有幸遭遇驟雪初降,山林間的殷紅明黃尚未盡落,那方是深秋時節,長白山最可嘆服的景觀。

    中國十大秋色 第四名 南迦巴瓦 西藏雅魯藏布大峽谷 唯美秋色大峽谷 撰文/馬麗華
 
 
    走過花季雨季,在冰雪季到來之前,大峽谷地區披上了秋日大氅,盛裝出席,集柔美華美壯美于一身,呈現稀世之美。

    一向被云霧閉鎖的南迦巴瓦峰終于展露了真容,積雪的錐體峰巔凸現于晴空背景中,是那樣純正的白與藍;而每當秋陽的夕暉為之鍍上玄幻的光暈,又仿佛秉有了金屬質地。山腳下有雅魯藏布江繞越,歷經整個夏季的濁流滔滔,此刻清澈,或綠或藍,聽憑了光色的映照。被清澈的還有能見度,讓你遠達視力極限—緯度、高度、溫度、濕度共同作用,造就了大峽谷地區植被序列的垂直分布;來自印度洋的水汽常川不息,又為造化之物平添了飽滿溫潤的特質。山野的秋日大氅由此富集了自然界最艷麗的色彩:喬木生長的上限一帶,針葉林不為時令的變遷所動,依然固守著靜默的暗綠;自針闊葉混交林往下,原本的綠色王國開始嘩變,紅紅黃黃,由疏而密,篷篷簇簇,競相揭竿而起:楓葉殷紅,花楸鮮紅,紅色一族中還有橘紅之類過渡到金黃、褐黃或明黃—如果不是意識到正在描寫的是誰,險些就用“跳蕩的火焰”來形容了。總之對于極目遠眺的審美主體而言,大尺度風景是自然界的宏大敘事,不啻視覺的盛宴。

    具象小景就是娓娓道來的私語了。江畔、河灘、路旁,你走過的地方,都有叢生的灌木相隨。一年一度的成熟季節里,紅色的小小果實應時而現,玲瓏剔透地滿綴枝條。繽紛的灌叢都被取上了好聽的名字:野薔薇、金露梅、山荊子、小檗……假如你的足力尚可,不妨走進叢林深處,去欣賞林下生物的秋日表情。雖然繁花點地梅早已開過,但是碩果累累,活木的軀干上生有靈芝,倒臥的朽株上長有金耳;在一般人難以到達的地方,墨脫的熱帶季風雨林中,有活化石般的植物界耆老,可見珍稀的飛禽走獸。特為冰川而來,則可在峽谷的外圍地區,一睹玉龍施施然穿越林莽和村寨,與人類生活共生之奇觀。這里的冰川有別于大陸型冰川,它的學名叫“海洋型溫性冰川”,活躍的生命體,或者稱它為冰流更合適。常年的運動為之刻畫了學名為“弧拱構造”的褶皺紋路,像是保持了固態的澎湃。

    其實用不著徒步長足去探險,乘車從拉薩出發,翻過米拉山,318國道沿線,處處皆景,移步換景:尼洋河谷,色季拉山,魯朗、易貢、巴松錯和然烏湖,均屬大峽谷地區。在色季拉山半腰,即可遠眺南迦巴瓦峰。夏季里游人如織,尚且伴隨著一路的驚嘆,殊不知秋景更美。大峽谷地區被公認為天下名勝之最,有《中國國家地理》的歷次選美結果為證:2005年“選美中國”活動中,這一地區有五項景觀上榜。2008年“中國十大新天府”評選中,雅江大峽谷同樣是榜上有名。當下又在“中國十大秋色之地”中勝出,可謂實至名歸。以往當地總以“西藏的江南”廣告天下,實則二者不具可比性,來過了就知道了,天差地別不可以道里計。

    至此,我們還只是就一件華裳,單純地言說大峽谷自然稟賦的表象之美,深入一些,多民族的文化之美和多學科的知性之美,那需要專家們另文專論。就想到單純自有單純的好,即使一無所知,即使行色匆匆,也可以盡享天籟,哪怕只是傻傻地收獲滿眼滿心的歡喜。

    中國十大秋色 第五名 亞丁 四川稻城 秋到亞丁 為神山添彩 撰文/田犎
 

 
    請閉上眼睛,深呼吸……

    這里是稻城亞丁!睜開眼睛,最美的秋色就展現在你的眼前。

    亞丁的主體是三座聞名遐邇的神山,它們是觀音菩薩的化身“仙乃日”,文殊菩薩的化身“央邁勇”,金剛手菩薩的化身“夏諾多吉”。仙乃日海拔6032米,為稻城第一高峰。

    三座神山拔地而起,高聳入云,氣勢巍峨,又各具特色。仙乃日山形巨大,如同端坐于蓮花寶座上的大佛;央邁勇山形峻峭,線條柔美,像是一個撩起白色紗裙的俏麗新娘;夏諾多吉則是另一種風格,線條硬朗,棱角分明,像個沉默的漢子。這三座雪峰在群山間突然拔地而起,與周圍形成很大的高差。

    春夏時節,神山經常被繚繞的云霧包裹,偶爾露出崢嶸,仿佛飄浮在天空的仙山。秋季,是這個地區天氣相對穩定的季節,空氣也最透明干凈。在湛藍的背景下,一切一覽無余。神山上披著的冰雪在陽光下熠熠生輝,白色雪山下面是深藍色的巖石山體,深藍色的巖石山體之下是透明的黃色,那是落葉松被秋風浸染出的顏色。整個世界色彩反差極其強烈,藍、白、黃,每種顏色都飽和到極致,單純到極致。

    要欣賞這里的美景,除了需要運氣以外,還需要做一個勤快的人。在清晨陽光還沒有照進山谷以前到達,等著太陽漸漸升高,陽光拖著樹影一點點投射進來。樹叢和草葉上的霜露慢慢蒸發升騰變成霧氣,陽光漸漸穿透霧氣變成一束束光劍在林間游走。那濃艷的秋色突然變得恍惚斑駁而不真實,仿佛進入一個奇幻的童話世界,等待一個仙人從雪山深處踏歌而來。

    很多游客沿著河流走到洛絨牛場就會盡興而歸,但亞丁的秋色畫卷其實才打開一半,在這神山中還有若干明珠沒有露出光芒呢。一些堅強的游客會沿著山谷頂端的小道向上,喘著粗氣,去探訪牛奶海、珍珠海,然后再翻越金剛亥母埡口去探訪度母湖。

    這條線路實際上就是藏民轉仙乃日的小轉山路線。它把這些美麗的高山湖泊一個個都串接了起來。這些高山湖泊的海拔都比較高,周圍都是草甸和少量的灌叢,在這空氣稀薄的高寒草甸上,正煥發出一年中最后的光彩。一叢叢藍色的龍膽花正燦爛盛放,偶爾還有紅色的角蒿,就像巨大的喇叭花,耀眼地怒放在灌叢間。

    亞丁的高山湖泊規模都不大,但數量眾多。如果你再足夠堅強,可以翻過奎亞埡口,沿著藏民大轉山的線路走到央邁勇雪山的背后。運氣好的話,你還可能跟大轉山的藏民相遇,甚至結伴,跟隨他們在山間徒步。

    那里有日升錯、百合出納等大小十幾個海子在等著你。每個海子都值得你停留,每個海子都那么安詳,杳無人跡。大理石巖體的央邁勇從背后看,變成了另外一個形狀,突兀高聳,藍色的山體拉得長長的,像奔馳的烈馬,氣勢非凡。此時,閉上眼睛,把內心變成那湖泊,讓雪山倒映到心中,感受蕭瑟的秋風從臉上劃過,讓清冷的空氣從鼻孔透入肺葉,空靈地冥想與雪峰間的神靈對話。

    中國十大秋色 第六名 鐵列克塔木 新疆輪臺 一個金色狂歡節 胡楊林之秋 撰文/沈葦
 

    10月底,我一頭鉆進了塔里木河邊的輪臺胡楊森林公園。

    這是一片占地100多畝的原始胡楊林,屬于一個名叫“鐵列克塔木”(意思是“胡楊木屋”)的村莊。原先有上百戶牧民在胡楊林里放牧為生,上個世紀80年代大多陸續搬走了,如今只剩下不多的幾戶。

    鐵列克塔木一帶,有兩座以天鵝和馬蹄命名的湖泊,附近還有一條以“蝎子”命名的恰陽河,以及幾條沒有名稱的小河。河邊的胡楊林長得茂盛、健壯,倒映在水中,亦真亦幻,使人想起那些以“詩歌”相稱的風景畫。

    ……黃昏在加深一種世襲的寧靜,使林中的色彩趨向飽滿、純凈。—每一棵胡楊樹好像要燃燒起來了,但它們克制著燃燒的欲望。微風中樹葉窸窣,如同低聲的囈語,聽得見樹木脫皮和落葉的聲音。鳥鳴聲撒在片片金幣般的胡楊葉上,發出和諧的共鳴。天空高而藍,像一個不可企及的屋頂。落葉撒在地上,如同鋪了一層金屑。大自然就是這樣,一棵樹的生長服從了最高的天命,而一片樹葉的飄落,執行了宇宙的一條偉大規律。

    我發現自己正置身于一幢輝煌建筑的內空間,一個美輪美奐的金色大廳。在寂靜中,在金色樹冠的照耀下,胡楊樹在尋找它們失去的舌尖和歌喉。一年一度,每一片胡楊林都有它們的狂歡節—胡楊林似乎是在一天之間變成金黃的,藍天下的金黃令人目眩。這是時間的分娩、秋天的醺醉和色彩的狂歡,這是無數個梵高在揮霍。十萬樹葉叮當作響,是黃金在樹上舞蹈。十萬柳葉狀葉片、十萬銀杏葉狀葉片、十萬楓葉狀葉片熠熠生輝,在金色中團結一致,因為金色是它們的可汗;十萬陽光粒子、十萬鳥鳴、十萬頌贊撒落樹冠,因為這是色彩的狂歡節。

    面對胡楊林,人類的想象力一直失語。植物學家專注于它頑強的生存能力:抗干旱、御風沙、耐鹽堿;古人停留在幾個比喻上:“矮如龍蛇欻變化,蹲如熊虎踞高崗,嬉如神狐掉九尾,獰如藥叉牙爪張……”(宋伯魯:《胡桐行》)民間將它英雄化:生而不倒一千年,倒而不死一千年,死而不朽一千年。但三千年又能怎么樣呢?如果沒有壯麗一日,三千年也是漫長的苦刑和浪費。如果沒有輝煌一瞬,它的干渴,它的猙獰,它的皸裂,它絕望的呻吟,它無奈的掙扎,它體內苦澀的鹽,它怪誕的胡楊淚……只是一種不可拯救的昏暗。

    所以它全力以赴奔向色彩的巔峰。光芒四射的樹冠如同大師的頭顱,轉動著透明的智慧,在凋零前奮力一搏。秋天的胡楊林,它的熱烈、壯闊和輝煌可以與荷馬史詩、瓦格納歌劇和貝多芬交響樂媲美。它的狂愛精神向死而生,是對時光的祭獻,是一次金色的凱旋。—偉大的胡楊歌劇院:轟響的金色在顛覆沙漠和天空!

    中國十大秋色 第七名 金山嶺•司馬臺長城 河北 北京 鉤沉歷史的秋色 撰文/完顏昊
 

 
    長城是世界上最大最宏偉的廢墟,某位作家說“廢墟是建筑的黃葉”,所以它最適合在秋天里親近,感受那種情景交融。而長城在我心中是最接近“奇跡”的地方,不僅指它輝煌的建筑成就。我更感嘆,前人竟在群山之巔造出一道如此獨特的觀景臺。

    這樣的印象主要來自燕山山脈上修筑的長城。燕山山脈是華北平原與內蒙古高原的界山,經歷過多姿多彩的地質演化,所以同樣是崇山峻嶺,景觀卻也千差萬別。明長城沿著它跌宕的山脊線劇烈起伏,成為萬里長城至高、至險的段落。

    出北京城北,往密云方向而去,有一段金山嶺—司馬臺長城,我曾反復登臨。走在登城的山路上,兩側大多是低矮的荊條灌叢,有的已經在晚秋褪去綠意,也有的長年枯槁,露出崢崢山石。金山嶺的植被覆蓋率比慕田峪和八達嶺都要低,群落也單一,也因如此,秋天的它更加純粹、更顯滄桑。

    金山嶺有個特點,山勢連綿,起伏錯落,視野也好。長城盤旋其上,飛舞靈動的身軀容易被視線捕捉,所以在這里最能體會長城之長。說長城是獨特的觀景臺,這里就很典型,移步換景,人走景移。每個角度都是修筑長城的人為你精心挑選的,時空連續,是動的影像,而不是靜的照片。

    可惜前夜沒有下些小雨,否則今天便可以看到“爬山云”了。金山嶺復雜的地形和秋天來去無蹤的山風,經常會奉上一場云海奇觀,算是這里的招牌之一吧。

    在磚垛口和沙嶺口之間的山峰上有一座“庫房樓”,是金山嶺敵樓建筑的代表作。它內外三層防御,中心一間小屋孑然而立,它是糧草軍械庫?還是微型指揮所?只能推測。

    我知道在長城學上有個名詞叫“秋防”。每當游牧者倚賴的北方草原進入秋季,生計便會無比艱難,這也是激起他們南下入掠的決心的時候。明朝開國皇帝朱元璋制定了一個對北邊防的基本方針—“來則御之,去則勿追,斯為上策”。所以他規定,每年春、秋要定期巡邊,特別是每年秋收以后,還要著重調兵防守邊塞,這就形成了明代北部邊防線特有的“秋防”。

    秋天的長城特別容易讓登臨的人與歷史接通。我曾在北京與河北興隆交界的墻子路長城上,見過刻畫著“萬歷十年沈陽營秋防中部造”字樣的文字磚,類似的文字磚在長城河北、北京段極多。考古工作者還曾在金山嶺長城挖出很多的生活用品,菜刀、油燈、碗具、酒具等,讓你感受到長城在歷史中不是孤寂的建筑,而是和活生生的人連在一起。

    長城是世界上最奢侈的山際線,是最唯美的觀景臺,也是最深刻的歷史廢墟。看長城之美有太多的角度,它的美,多少文字也難以盡言。

    中國十大秋色 第八名 千湖山 云南香格里拉小中甸 香巴拉謎境 撰文/孫敏
 

    黎明前的一陣風,在牧場的上空盤旋,越過村莊,往林間飄然而去。在它經過的地方,霧靄輕輕流動,樹葉無聲地脫離枝干,飄落在一片金黃的大地上。一只黑色的鷹凌空飛起,穿過湛藍的天空,往日出之地的東方飛去。當第一縷陽光照亮哈巴雪山、玉龍雪山和天寶雪山寶鼎的時候,吉沙便籠罩在一片極其動人的景色之中。

    如果說夏日里的五花草甸是她最有生命力的時刻,那么,秋天便是吉沙一年里色彩最豐富的季節。一眼望去,草甸上是柔軟的黃綠色。高山上的混交林地帶,針葉林呈現著深淺不一的綠色,高山櫟和樺樹是濃淡相間的黃色,還有花楸和五角槭通體的紅葉。

    吉沙真的像傳說中的香巴拉,那寂靜里有一股感動人心的力量。

    吉沙是云南進入藏區的大門,四周雪山環繞,背靠海拔4000米的千湖山。千湖山頂有大大小小的無數個高山湖泊,就像鑲嵌在彩色森林里的綠松石。在藏語里,千湖山被稱作“觀世音的千湖”,那是整個中甸地區的圣湖,也是吉沙的靈性所在。湖水隨著溪流匯入山下的河流,滋潤著吉沙廣袤的牧場和農田。山下的人們認為水是有生命的,他們把水當作自己的母親一樣看待。就像老人們說的:月亮是水的靈魂,世上沒有了月亮水就消失了,沒有了水萬物也就沒有了生命。

    2002年吉沙所屬的中甸縣更名為香格里拉縣之后,這個交織藏族和漢族文化的小城鎮一夜之間熱鬧了起來,仿佛半個地球的人都蜂擁而至,要看看傳說中的伊甸園。吉沙離縣城幾十公里,沒有縣城里擁堵,但也有游客造訪。村民們為他們提供牽馬和向導的服務,還特地提供一名導游,不是為了講解,而是為了監督。老人們擔心游客到山上去了不該去的圣地,或者在圣湖中撒尿、洗手污染了水源。那時候,有兩位年輕的理想主義者,試圖與神山下的村民一道阻擊發展主義者的貪婪,守住神山最后的尊嚴—那是香巴拉世界至關重要的存在。故事的結局顯而易見。

    多年以后,年輕的唐吉訶德已經離去,來自神山下的一位長者帶著他拍攝的DV,到昆明參加文化與生物多樣性保護的鄉村影像培訓。他見到我笑了笑說:“我記得你,你到過我家。”那是藏區最常見的笑容:簡單、平和、內斂。他拍攝的主題是水,是對水中神靈“魯”的敬畏和謙卑,講述他的民族賴以生存的人地關系。人首蛇身的“魯”遍布整個青藏高原,遍布高原上大大小小的河流和水源地。沒人知道“魯”的起源,但她連接著遠古與未來,尤其在這個生態災難接踵而至的今天。在藏地,你問一位智者:有沒有一個香巴拉可容納當下這個物欲的社會?我想,他一定是笑而不語。真正的香巴拉不是“景點”,也不供房地產商開發。她拒絕貪婪、嗔恨和愚癡,她屬于那些敬畏她并守護她的純凈和神圣的人們。

    深秋,第一批南遷的鳥兒已經抵達。自更新世以來,這些鳥兒們每一年都以生命為賭注,飛越數千公里南下越冬。吉沙的曠野里回響著它們寂寥的孤鳴,但不久就會熱鬧起來,有黑頸鶴、斑頭雁、綠頭雁,還有在藏區有著神圣傳說的赤麻鴨。到那時,冬日的雪花也來了,像藍天飄落的云朵。

    中國十大秋色 第九名 呼中 黑龍江大興安嶺 落葉松抒寫的秋色賦 撰文/聶作平
 

 
    呼中一向被稱為“森林腹地,興安之巔”,這兩個別稱向我們表明,第一,呼中位于大興安嶺的核心地帶;第二,呼中一帶的山峰,是大興安嶺中較為高峻之處—在那里,僅海拔1000米以上的高山就有300多座。可以說,呼中一帶,是大興安嶺高山最為密集的地方。其中,海拔1528米的大白山,就是大興安嶺北段的最高峰。呼中乃至整個大興安嶺最動人的秋色,就集合在了大白山的麾下。

    呼中鎮是一個只有萬余人口的群山環抱的小鎮,在大街抬眼四望,幾乎任何一個角度,都能看到莽莽蒼蒼的大森林。整個呼中的森林覆蓋率高達89.3%,其中最主要的樹種是興安落葉松,約占所有樹木種類的80%。此外,樟子松、云杉、白樺和楊柳等樹木則隔三差五地點綴在興安落葉松之中。作為全國最大的落葉松保護區,落葉松回報給呼中的,就是用它那燦爛無邊的金黃,抒寫了大興安嶺酣暢淋漓的秋色賦。

    落葉松屬于松科,是寒溫帶和溫帶森林的主要樹種之一,同時也是針葉樹種中最耐寒的。春夏季節的落葉松,隨著陽光與雨水的日益強勁,它的針葉也由淺綠變成了深綠;而秋天的到來,隨著氣溫驟降,那些如同針一樣又尖又細的葉子,慢慢變成了金黃色。與此同時,成熟的松塔接二連三地從樹上掉下來,它們會在來年春天,生長出一棵棵細細的松苗。

    大興安嶺雨雪充沛,森林里,發源了難以計數的大小河流。呼中的得名,就緣自于它位于從大興安嶺隱秘地帶發源的400多公里的呼瑪河的中游。

    由于地下水豐富,即便是雪花飛舞的深秋,大白山腳下的呼瑪河及其眾多不知名的支流也不會結冰。水在雪中流,雪在水中融,紛紛雪花之中,小溪依舊淙淙有聲,溪水散發的蒸汽凝結在溪畔的落葉松上,金黃的奔放中又增添了某種令人心馳神往的靜謐與安寧。那時候,時間仿佛也是靜止的,天地之間,唯有層林盡染的原野和飄也飄不完的雪花在進行一場關于生命與生態的對話。

    中國十大秋色 第十名 嘎魯圖湖 內蒙古呼倫貝爾草原 傾聽呼倫貝爾秋色 撰文/李墨田
 

    呼倫貝爾秋之美,是燃燒出來的,更是傾聽出來的。

    當第一枚金葉掛上林梢,當第一支雁行把歌聲撒落,秋便到來了。而一旦到來,便火焰般騰騰地燃燒開去,漫過草原,漫過林海,漫過農田,直浸入到人們的夢境中,心都醉了。

    呼倫貝爾25萬多平方公里的地理分布很有特色,呼倫貝爾草原、大興安嶺山林、嫩江西岸農區,由西向東分布,面積幾乎相等,而秋色卻各有情境,像一個巨大的色譜,異彩紛呈,觀賞不盡。

    漫步在草原上,仿佛踏在金絲線織就的地毯上,讓你犯了禁似地不忍前行。秋以它魔幻般的偉力,不幾日就把個青綠染黃,讓夏成了記憶。眼前牧野鋪展開去,黃澄澄、金燦燦,熠熠閃光。天湛藍湛藍,像水洗過;云絲絲卷卷,像漂白過;湖靛青靛青,像濾染過;空氣更純了,純凈得五內清涼,清涼中飄有成熟的草香;莫爾格勒河變得沉穩了許多,在它百轉千回的河床里,流淌的似乎已不是水而是濃濃的光色,悠悠然飄帶般淙淙遠去;岸畔的牛馬駝羊將結束“敖特爾”生活(蒙古語游牧之意),回到冬營地,經過夏的催肥,都黑是黑、白是白、紅是紅、褐是褐地毛色發亮,壯碩得走路都扭扭擺擺,樣子特可愛。這是秋特有的燦爛與富貴。

    從草原西行,爬過起伏的山巒便鉆進了蓊蓊郁郁的大森林之中。這時的山叫“五花山”,林叫“火燒林”。紅的是柞,橙的是楊,紫的是片片灌木;高大的落葉松垂掛著滿頭的金發,挺拔的樟子松依然一樹夏綠,最美的是白樺樹,像染黃發髻的少女,更加嬌柔可愛。白樺生來一副高傲的性格,對出生地的選擇十分挑剔。地處北緯50度上下、東經120度左右的呼倫貝爾豐腴的黑土地,是她最溫馨的閨房。一株樺樹一片云。闊葉的樹滋育針葉的松,落葉松才得以成為大興安嶺的主宰。寂靜的山林、安寧的草原、幽謐的濕地,養育了溫帶、寒溫帶幾乎所有的動植物。1400多種各類植物,500多種野生動物,以它們的千般儀態,萬種風流,飄逸著一縷縷秋的浪漫。

    嫩江西岸富庶的農區,浩蕩起伏的丘陵平原,作物熟了,光色暖了,機械忙了,別是一派大觀景象。“隆隆”的康拜因、“轟轟”的運糧車、“軋軋”的脫谷機,加上果蔬上市的趕車吆喝聲,不絕于耳,演奏著秋的最強音。

    秋天,又是個愛情的時節。哺乳動物選擇9月份為交配佳期,好在來年初春迎候弱小的寶寶,這是長期進化的結果。“吱吱”的狐貍忙于捕食,以討好高傲的愛侶;“啾啾”的鼴鼠掘好了洞房,在呼喚挑剔的異性;“呦呦”哞叫的雄鹿,犄角高高揚起,恐嚇著知趣的挑戰者;肥碩的公熊用它遮天的巨掌,怒吼著摜退敢于來擾的情敵……此時,你只能窺聽它們的情歌,卻不可接近喲,任何動物都會煩你。而這時的旅鳥們在干什么呢?我們得去尋訪尋訪。

    中秋的一天,拍攝大天鵝,我們來到一個叫“嘎魯圖”的湖邊(鄂溫克語天鵝湖)。這個僅5平方公里的湖泊,已集合了七八百只天鵝,像游動的羊群一樣。當第一聲“哏嘎”從湖面響起,頓時“哏嘎、哏嘎”之聲便喧鬧起來,接著一輪扁圓的火球跳出水面,照耀得天地紅彤彤一片。是天鵝的歌聲迎來了太陽,還是噴薄的紅日喚醒了白天鵝,我不得而知,但那大美的情境卻雕鏤在心中,時時鮮活起來。這時,海鷗、大雁、丹頂鶴們已經南飛,只留下戀秋的天鵝家族。寶寶在學飛,爸媽在領航,直到湖水全部封凍,大雪嚴嚴覆蓋,才勇敢地去挑戰萬里征程。資料講,當年的天鵝在飛往黃海之濱的途中有一半多夭折。強者生存,弱者淘汰,是自然的法則,也是秋天的遴選。拍飽了,拍夠了,也冷了、餓了,我們尋到湖畔一家蒙古包。熱熱的奶茶、香噴噴的手把肉,主人的盛情像暖暖的秋陽驅散了寒意,別說多么愜意了。

    秋是短暫的,因為短暫才更珍貴。然而,秋又是永恒的。盡管很快為暴虐的風雨霜雪所掃落,但只要沙塵暴別來騷擾這片純凈的大地,那雍容華貴的妙曼姿容,那動人魂魄的天籟之聲,那火一樣的生命激情,將周而復始、年復一年如期光顧美麗的呼倫貝爾。

上一篇:秋天的況味
下一篇:沒有了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表情:
用戶名: 驗證碼:點擊我更換圖片
秒速时时彩是官方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