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在線投稿 - Q群交流 - 微博關注 您好,歡迎您!
當前位置:首頁 > 理論研究 > 正文

絲綢之路游記的四大特征

時間:2016-03-20 22:52 來源:孤島的博客 作者:孤島 閱讀:

(右三為本文作者)
 
    “絲綢之路”就是一條從長安出發,貫穿亞歐大陸的茫茫商道。它誕生于公元前2世紀張騫出使西域以后,到16世紀,鄭和下西洋徹底打通海上絲綢之路以后逐漸衰敗。

    “絲綢之路”這個概念最早是由德國人李希霍芬(1833-1905)提出的。李希霍芬是19世紀世界地理或地質學方面的領軍人物,曾經在德國的波恩大學、萊比錫大學、柏林大學等學校任教。

    在這條商道上留下腳印的,不僅僅是商人,還有政治家、使者、道人與僧侶,以及文人、武士、探險家、土匪、強盜等等。

    絲綢之路,也留下了大量的文學印記,而這些印記,大多與行走有關,與旅行有關。我暫且稱之為絲綢之路上的游記或旅行文學。

    我覺得,這些文學存在著這么幾個鮮明的特征:

    第一,絲路游記的佛教信仰與佛教文化的傳播見證。

    這一類型的絲路游記以東晉法顯的《佛國記》,與唐朝唐玄奘的《大唐西域記》為代表。

    法顯、玄奘都是僧人,和尚,他們將佛教文化引入中國,對中國歷史、政治、文化產生了很大影響。

    1.法顯(公元334年—422年),東晉高僧。是一位卓越的佛教革新人物,是中國僧人到天竺留學的先驅者,是杰出的旅行家和翻譯家。

    法顯,東晉平陽郡武陽人(今山西臨汾地區),俗姓龔,因為有三個哥哥,都在童年時夭折,三歲就被父親安排到寶峰寺出家,當了“小沙彌”,但人仍住在家里。幾年后,法顯得了一場重病,快要死了,父親將他送到寺院里,在寺院住了兩宿,病就好了。法顯病好后不愿回家,要住在寺廟里,就這樣,法顯是“幼年出家、立志奉佛”。他的母親想見他很難,只好在寺院大門外蓋了一間小房子,以方便母子見面。

    法顯10歲至20歲時,父親、母親就相繼去世。從此,法顯更加一心一意修行持戒,感嘆律藏殘缺,65歲高齡,晉隆安三年(公元399年),與同修慧景、道整、慧應、慧嵬(wei)等人,從長安出發,經過西域(現新疆)到天竺(zhú,即印度)求法,一路上歷經坎坷,有的人留下不走了,有的人死在路上,最后他一個人到達印度,遍歷北、西、中、東天竺,獲得了《佛說方等般泥洹(huán )經》、《摩訶僧祗zhī律》《薩婆多律抄》《雜阿毗pí曇tán心論》、《摩訶阿毗曇》等梵本(毗曇:“無比法”,毗曇宗)。

    《摩訶僧祗zhī律》(大眾戒律):“一剎那為一念,一剎那,多長?0.018秒!二十念為一瞬,二十瞬為一彈指,二十彈指為一羅預,二十羅預為一須臾,三十須臾為一晝夜。”

    之后,又在師子國(今斯里蘭卡)獲《彌沙塞律》、《長阿含》及《雜藏》等梵本。由海路回國,前后14年,游30余國,攜帶很多梵本佛經,于義熙八年(公元412年)到達青州長廣郡牢山(今山東青島嶗山)。游歷20多個國家,收集了大批梵文經典。

    回國第二年秋,到達晉都建康。在道場寺同佛陀跋陀羅、寶云等譯出《摩訶僧祗律》40卷,《僧祗比丘戒本》1卷, 《僧祗比丘尼戒本》1卷, 《大般泥洹經》6卷, 《雜藏經》1卷,并撰寫歷游天竺記傳《佛國記》(兩年后增補為流傳至今的《法顯傳》——即《高僧法顯傳》) 。后圓寂于荊州辛寺。

    《佛國記》:“西度沙河,上無飛鳥,下無走獸,四顧茫茫,莫測所之,唯視日以準東西,人骨以標行路耳。屢有熱風、惡鬼,遇之必死。顯任緣委命,直過險難。有頃,至蔥嶺。嶺冬夏種雪,有惡龍吐毒風,雨沙礫。山路艱危,壁立千仞。昔有人鑿石通路,傍施梯道。凡度七百余梯,又躡懸絙過河數十余處。仍度小雪山,遇寒風暴起,慧景噤戰不能前,語顯云:“吾其死矣,卿可時去,勿得俱殞。”言絕而卒。顯撫之號泣曰:“本圖不果,命也奈何!”復自力孤行,遂過山險。凡所經歷,三十余國,至北天竺。”

    《佛國記》,記載了一路上各國各城的佛教信仰情況,大乘還是小乘,僧侶人數、寺廟。到了于闐,相當于今天新疆和闐縣。這里“其國豐樂,人民殷盛,盡皆奉法,以法樂相娛。眾僧乃數萬人,多大乘學”。

    有關,精神追求途中各種奇遇與見聞,尤其是佛教信仰情況報告。

    一路上的奇景奇險,寫了生命安危中的精神定力,與一些“神跡”。

    《大唐西域記》,記載了玄奘親身經歷和傳聞得知的一百三十八個國家和地區、城邦,包括今中國西域和中亞地區、阿富汗、伊朗、巴基斯坦、印度、尼泊爾、孟加拉國、斯里卡等地的情況。第1卷所述從阿耆(qí)尼國到迦畢試國,即從中國新疆經俄羅斯中亞抵達阿富汗;第二卷為印度總述,并記載了從濫波國到健馱羅國,即從阿富汗進入北印度;卷三至卷十一所述從烏仗那國至伐剌挐國,包括北、中、東、南、西五印度及傳聞諸國;卷十二所述從漕矩吒國至納縛波故國,即從阿富汗返抵中國新疆南部地區。

    “王、剎利種也。有智略,性勇烈。威懾鄰境,統十余國。愛育百姓,敬崇三寶。歲造丈八尺銀佛像,兼設無遮大會,周給貧寠,惠施鰥(guān)寡。伽藍百余所,僧徒六千余人。并多學習大乘法教。……大城東三四里北山下,有大伽藍;僧徒三百余人,并學小乘法教。……近有邊王,貪婪兇暴;聞此伽藍,多藏珍寶。驅逐僧徒,方事發掘。”

    還有,值得一提的,北魏時期的敦煌人宋云,曾和沙門的惠生(亦作慧生)一起受派經西域到天竺求經,歷經千辛萬苦,攜大乘經論170部返回洛陽。他自己撰有《魏國以西十一國事》、《家記》等書。但原書已亡佚(yì),幸許有宋云同時代的楊炫之所撰的《洛陽伽藍記》綜合收錄了宋云等人的記述,后人將這一部分文字稱為《宋云行紀》。

    第二,絲路游記的旅行紀實特征,帶有一定的傳奇色彩。

    以元朝的《長春真人西游記》和《馬可·波羅游記》為代表,只不過,《長春真人西游記》是中國人寫的,寫的全是絲綢之路上的山水風景與人物風情,而《馬可·波羅游記》則由西方人所寫,寫的是中國各地,一部分與絲綢之路有關。

    這兩本《游記》有兩個奇怪的共同點:一,它們的成書時間都在中國元朝時候;二,作品都有他人代寫而成,《長春真人西游記》由陪同西行的長春真人的弟子李志常所記述,《馬可·波羅游記》由馬可波羅的監獄獄友魯斯蒂謙所記述。

    《長春真人西游記》,記述的道家全真教創始人、長春真人邱處機,以74歲高齡跟隨成吉思汗遠赴西域(一路勸說成吉思汗止殺愛民),行程三萬余里,途中所見所聞。

    《馬可·波羅游記》共分四卷,第一卷與絲綢之路有關,記載了馬可·波羅諸人東游沿途見聞,直至上都北京城。

    馬可·波羅,是13世紀意大利籍的偉大旅行家和商人,17歲時跟隨父親和叔叔,沿絲綢之路前來東方,經兩河流域、伊朗高原、帕米爾高原,歷時4年,到達元朝大都(今北京)。他在中國游歷了17年,并稱擔任了元朝官員,訪問中國的許多地方,到過云南和東南沿海地區。馬可·波羅回意大利后,在一次海戰中被俘,在獄中,他向獄友口述了大量有關中國的故事。

    這兩本游記,最明顯的特征是紀實性,有較高的人文史地價值;當然,因為不是本人親自著寫,畢竟隔著一層霧紗,滲進了不少傳奇色彩,尤其是后者《馬可·波羅游記》,為了調動西方人的胃口,用了不少渲染、夸張的藝術技巧,以至有人懷疑馬可·波羅從沒來過中國,是他根據一些零碎資料胡編的。

    紀實與傳奇的合一,這就是神秘絲綢之路上的旅游文學。

    第三,絲路游記的探險考古文化特征。

    法顯和玄奘、長春真人和馬可波羅走在絲路古道上,帶有一定的探險特性,但本身不是為探險而探險,而是或為求法,或為經商旅行。

    而在19世紀末20世紀初,從晚清至民國期間,世界各國都派出科考人員對中國絲綢之路沿線進行“探險”考察,涌現出了一批偉大的探險家,譬如瑞典的斯文·赫定,英國的斯坦因,德國的格倫威德爾、勒柯克,俄國的瓦里漢諾夫、奧登堡、柯茲洛夫、普爾熱瓦爾斯基,法國的伯希和、日本的大谷光瑞等等,他們的探險不是為了宗教信仰,而是專業探險,有的出于政治情報目的,有的為了解開西域之謎而探險。他們的探險留下了許多探險性游記,如《西域考古記》《亞洲腹地旅行記》《絲路探險記——亞洲探險之旅》等等。

    最早對中國西部進行考察的應該是俄國人。如瓦里漢諾夫、普爾熱瓦爾斯基(1839-1888)、前沙俄中亞總督庫羅帕特金等等。瓦里漢諾夫在19世紀中葉就來到新疆,但留下的記錄很少;普爾熱瓦爾斯基(1839-1888)比較有名,現在我們說的“普氏野馬”就是用他的名字命名的。他是一位地理學家,跟文物的關系不大。1867年,他開始到中國境內進行考察,到了新疆、西藏、天山等地;1888年,他死于考察途中,現在吉爾吉斯斯坦還有用他的名字命名了一個城市。

    庫羅帕特金是一位俄國著名的“擴張主義”者,一名高級官員,前沙俄的中亞總督,后來在日俄戰爭期間還當過陸軍大臣。1876年,在阿古柏在新疆建立所謂的“哲德沙爾”反動政權覆滅前夕,他受沙俄土耳其斯坦總督馮·考夫曼的派遣,帶領64人的龐大使團來新疆考察,搜集地理、歷史、政治、軍事、經濟和文化等各方面的情報,變成了一本紀實文學集《喀什噶利亞》。雖然,他的考察和所記錄的文字,帶有侵略者不可告人的陰謀,但它的紀實性也給我們今人留下了許多史料價值:“離喀什噶利亞七俄里的新城要塞,是喀什噶利亞最堅固的要塞據點……城墻是土筑的,有五俄丈(35英尺)厚。它們是由一堵可以通行一輛馬車的土平臺和一堵帶有城樓的城堡狀的墻構成的。土平臺的高度是四俄丈半……護城河的寬度和深度都是四俄丈,河底有個蓄水池,約五英尺深……”

    我在自己的長篇散文《新疆流浪記》中,寫喀什時,也引用了該書的一句:“馱馬主要來自費爾干納省,而駱駝則來自謝米列欽斯或喀什噶利亞本地。”

    接著俄羅斯探險家腳步而來到新疆大地的,應該是著名的瑞典探險家斯文·赫定(1865-1952)了,他可以說是一個職業探險家,20世紀世界最有名的探險家之一。他一生中有30年時光是在中亞細亞和中國度過的。

    他從16歲開始,無怨無悔地終身從事他的職業探險生涯,因為探險,他終身未婚,與姐姐相依為命,走完他的人生之路。他的名字,在他的祖國,路人皆知,幾乎與諾貝爾齊名,為人們所熱愛崇敬。

    斯文·赫定最重要的三大發現,一是1894年~1897年在中國西部塔克拉瑪干沙漠探險時,解開了環繞羅布泊這個咸水湖盆地的位置之謎。該湖似乎已從古代中國人最早所測會的地圖上有所移動。斯文·赫定發現供應該湖水源的塔里木河河道頻頻遷徒,導致羅布泊湖位置隨之移動。二是在1900年,斯文·赫定在沙漠中發現了樓蘭城遺跡。三是于1905年,他重訪西藏后,繪制了第一張詳細的西藏地圖,并且發現了印度河的發源地。

    斯文·赫定不斷旅行、考察、記錄,直到60多歲。他撰寫了許多旅游文學著作:《我的探險生涯》(又譯作《亞洲腹地旅行記》)《長征記》(《在征途上》)《穿越亞洲》《亞洲腹地探險八年》(《中瑞科學考察報告》的3卷和總序)《馬仲英逃亡記》等等。

    斯文·赫定的游記,觀察細微、描述精彩,充滿幽默和人情味。

    在探險旅行中,斯文·海定收集了8000多個巖石標本以及古代文明的遺物。這些物品如今保存在瑞典斯德哥爾摩 的斯文·海定基金會。

    比他稍微晚幾年來西域的,就是英國的斯坦因(1862年11月26日—1943年10月26日),他的全名叫馬克·奧里爾·斯坦因,他的原籍在匈牙利,是一名猶太人,1904年入英國籍,許多專家稱斯坦因是“英籍匈牙利人”。

    他崇拜馬可·波羅和玄奘,曾經分別于1900-1901年、1906-1908年、1913-1916年、1930-1931年進行了著名的四次中亞考察,考察重點是中國的新疆和甘肅,所發現的敦煌吐魯番文物及其他中亞文物是今天國際敦煌學研究的重要資料。

    他到過樓蘭古國遺址,橫渡羅布泊,穿越絲綢之路,發掘米蘭遺址,發現古長城遺址,用計謀買到了不少敦煌寶藏。他到昆侖山、天山、吐魯番等地探險考古,收獲多多。

    從學術的角度上講,斯坦因是國際敦煌學開山鼻祖之一。他是今天英國與印度所藏敦煌與中亞文物的主要搜集者,也是最早的研究者與公布者之一。漢、粟特、突厥、回鶻語、怯盧文梵語、于闐、龜茲、藏語及婆羅迷文梵語的和田文書和吐魯番文書、敦煌文書大多保存在大英博物院。

    第一次考察探險著作《古代和田》;第二次探險寫就《沙漠契丹廢址記》和正式考古報告《西域考古記》。第三次重新考察尼雅、樓蘭遺址、敦煌,并以各種辦法卷走了大量文物到英國進行學術研究,他寫下了《亞洲腹地》和《在中亞的古道上》(中譯本名為《斯坦因西域考古記》)。

    1901年,斯坦因在塔克拉瑪干沙漠南面的民豐縣境內,發現了尼雅遺址,古精絕國所在地,逐漸揭開了尼雅遺址神秘的面紗;在和田策勒縣北部沙漠的“丹丹烏依里克(象牙塔)遺址”中,他發現了享譽中原的“于闐派”畫家尉遲乙僧的繪畫作品,發現了用中國線描技法反映絲綢之路蠶桑文化傳播的《傳絲公主》木板畫,以及用中國線描技法和西方犍陀羅凹凸技法融合而成的《龍女圖》,還有各種文書。

    斯坦因解開了許多西域之謎,同時也從敦煌和新疆等地運走了大批珍貴的文物和古代寫本。

    與此同時,兩個德國探險家阿爾伯特·馮·勒柯克(1860-1930)和考古學家阿爾伯特·格倫威德爾(1856-1935),他們主要是在新疆活動。他們從新疆帶走最多的是那些所謂“胡語”(西域語言)文書,當然也有漢文文書。在德國收藏的西域語言文書,可能是世界上最多的,大概有4萬件以上藏在柏林柏蘭登堡科學院,其中含有20種左右的“胡語”。有人統稱之“吐魯番文書”。1893年,格倫威德爾在柏林出版了轟動整個歐洲東方學界的《印度佛教藝術》一書,從而確立了格倫威德爾在佛教藝術研究方面的權威地位。

    阿爾伯特·馮·勒柯克第一個采用狐尾鋸對吐魯番柏孜克里克千佛洞的佛教和摩尼教壁畫進行了大規模切割,受到了格倫威德爾的批評。其后,斯坦因和橘瑞超也采用類似的工具對該地區的壁畫進行了切割。勒柯克著有《新疆之地下寶庫》一書,將絲路風景描寫得很迷人:“山矗立在寺院背后,像雪一樣白,但是每當日出和日落時,陽光就給它灑滿紫紅色。山前堆積著一些界線分明的黑沙丘。在這以下,平原展開,像廢墟的本身一樣,上面蓋著一片黃土的金色。”

    “當月亮懸在空中時,山和大地的顏色變得奇怪。山頂成為紫藍,黑沙丘青而帶著金影,而黃土地上顯出變化不定的魔幻般的色彩。這里紫紅,那里淺藍,不久又成深黑。每個月光之夜,我們從來沒有看見過如此奇異而和諧的景色。”

    法國的伯希和(1878-1945),是一個很好的漢學家,他和上面幾位不一樣的是他懂中文,而且對于漢文資料的理解、認識水平是很高的。因此,他雖然帶走的東西不是最多,但都是精品。比如他特別注意漢文卷子里佛經以外的東西,以及佛經有沒有題記或跋等等。

    日本的大谷光瑞(1876-1948)是伯爵,日本貴族,跟皇室有親戚關系。十歲剃度,是西本愿寺的和尚,西本愿寺的第22代法主。他本人大概只到新疆來了一次,帶著那些手下年輕的僧侶,如橘瑞超(1890-1968)等人。大谷光瑞來西域探險,不是日本政府派遣他去的,和日本官方基本上沒瓜葛。當時,日本明治維新以后,把神道教作為國教,輕視了佛教,所以,大谷光瑞自己私人籌錢,來新疆是想搞一些古代的佛經寫本,在日本弘揚佛教佛法。這是一種自發的個人探險行為。

    他的主要探險游記是《西域考古圖譜》《新西域記》《絲路探險記——亞洲探險之旅》等著作。其他佛學著作則收錄于《大谷光瑞全集》中。

    橘瑞超則進入羅布沙漠,并在樓蘭發現了著名的《李柏文書》。

    后面還有一個美國人叫華爾納(1881-1955),他是最晚來考察的了,主要就是去了一次敦煌,也帶走一些藝術品,但數量不多。因為北京大學派了一位陳萬里(校醫)跟他一起去,既是服務,也是監視。

    第四,絲路游記的“流放文化”特征。

    到清代,邊地新疆已成為清廷流放官員和文人的流放地,正如海南島是唐宋流放官員的天涯海角。

    紀曉嵐、明亮、洪亮吉、林則徐、裴景福、劉鶚……等等,都曾被流放新疆。

    紀曉嵐,祖籍江蘇,出生在京都北京郊區,因文采橫溢被授翰林院侍讀學士,因為向姻親盧見曾說漏話泄密,被流放到烏魯木齊,留下了《烏魯木齊雜詩》161首。兩年多后,他就返京復職,奉命主持纂修《四庫全書》,并在晚年留下了最重要的文學作品《閱微草堂筆記》二十四卷,40萬字,其中收入了在烏魯木齊期間搜集的志怪傳聞一百多條。《閱微草堂筆記》,有人說它是紀實作品,有人說它是筆記小說,也帶有紀實性與一定的傳奇色彩。

    明亮是一位武人,在伊犁任上時被發配到烏魯木齊,后來被清廷重新起用后,南征北戰,平定湖南、貴州的苗民起義和白蓮教起義,升任過兵部尚書、武英殿大學士。因在烏魯木齊興修水利,留下了《靈山天池疏鑿水渠碑記》。

    洪亮吉,曾授翰林院編修,因上書諫言,觸怒嘉慶,被流放新疆伊犁的惠遠城。

    嘉慶帝給他的口諭:“不許作詩,不許飲酒。”,結果,他出了玉門關,百里無人煙,就開始寫詩,特別是到了伊犁后,寫了不少寫景狀物詩。

    謫(zhé)戍伊犁期間寫的《安西道中》《天山歌》《行至頭臺雪益甚》《伊犁記事詩四十二首》等,寫塞外風光、天山風采,尤具特色。

    他寫伊犁山水:“看山不厭馬蹄遙,笠影都從云外飄。一道驚流直如箭,東西二十七飛橋。”

    他吟伊犁風雨:“畢竟誰驅澗底龍,高低行雨忽無蹤。危崖飛起千年石,壓到南山合抱松。”

    他詠伊犁街巷:“日日沖泥掃落苔,一條春巷八門開。外臺自有蕭閑法,攜具方家說餅來。”

    林則徐因禁煙運動失利,被發配到新疆,在南北疆興修水利,包括吐魯番的坎兒井,留下了許多日記詩文,成為流放實錄,編成《荷戈紀程》刊印。《荷戈紀程》為林則徐于清道光年間被流放新疆伊犁途中所寫日記,記道光二十二年(1842)七月初六日(壬子日)于西安出發,十一月初十日(甲寅日)抵達伊犁途中的生活、見聞,尤以所過處的天氣狀況、地理環境居多,共計123篇。林則徐把自己到伊犁去比作是“荷戈西戍之老兵”,奉獻余生。

    裴景福,光緒十二年(1886年)進士,在廣東陸豐、番禺、潮陽、南海縣令,因收集字畫古董,為時任兩廣總督岑春喧嫉恨,后被革職,發配新疆。裴景福是一個大收藏家,鑒賞精深,凡加印“伯謙經眼”圖章者為一般作品,“裴氏珍藏”者為珍品(中品),“實過明珠駿馬”者為神品(上品)。自稱“裴氏四寶”者有“清初畫圣”王石谷《黃河流域圖》和《運河圖》,鐘太傅(鐘繇)書某某表,王羲之《落水蘭亭序》,為我國近代文物著名收藏家之一。

    著有比較經典的游記《河海昆侖錄》等,描寫新疆冰山雪峰、城鄉風光、民情習俗、氣候物產,以及西北地區道路交通、政治變遷、經濟和文化教育的發展等情況與面貌。

    與裴景福同一時期流放到新疆的還有《老殘游記》作者劉鶚,從1908年7月,52歲時被判流放,到第二年1909年元旦到迪化(烏魯木齊新中劇院附近),六個月左右就跌倒,中風,醫治無效在烏魯木齊去世。

    劉鶚是一個奇人,少年學醫有成;精通樂律,是廣陵琴派的傳人;愛收藏古董,尤其是古碑帖、古琴收藏。其中,收藏甲骨就達5000多片,出版了甲骨文著錄書《鐵云藏龜》,第一次將殷墟甲骨公之于世,對我國甲骨的研究起到了開創性作用。此書也是他拓印、系統研究甲骨卜辭的古文字及其演變過程的代表作;他還開礦興辦實業,倡導“富而后教,養民為本”的太谷學說,經濟實戰屢戰屢敗,仍堅韌不拔。他自從被發配以后,絲綢之路沿途,和到新疆以后,除了留下一本醫學著作《人壽安和集》外,還留下了一些詩文,借景抒懷,溢滿了蕭瑟與滄桑,如行經河西走廊之甘肅,寫了《宿秤鉤驛》一詩:“亂峰叢雜一孤村,地僻秋高易斷魂。流水涔涔(cén)咸且苦,夕陽慘慘淡而昏。郵亭房古狼窺壁,山市人稀鬼叩門。到此幾疑生氣盡,放臣心緒復何言?”

    裴景福《壯陶閣書畫錄》卷一的題跋語,寫到了劉鶚,給后人研究劉鶚西貶、西游的想象空間。

    【作者簡介:孤島,本名李澤生,國家一級作家,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中國散文學會理事、中國西部散文學會副主席、民盟中央文化藝術研究院理事、中國易學與科學學會理事,新疆文聯《新疆文藝界》雜志常務副主編,出版《孤島散文選》等詩文集7部,作品兩次榮獲冰心散文獎、兩次榮獲中國西部散文獎等。】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表情:
用戶名: 驗證碼:點擊我更換圖片
秒速时时彩是官方的吗